遮天TXT > 科幻小說 > 諸天大道圖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論裙帶關系能否登上英靈座
    答應了遠坂凜的請求,楚云深和亞瑟帶著遠坂凜和她的從者,以及衛宮士郎還有saber,偕同美游一起來到位于深山町的遠坂邸。

    等真正見到遠坂時臣后,遠坂凜才真正相信了楚云深的說辭:“竟然真的是平行世界嗎?”

    低聲呢喃著。

    遠坂凜怔怔地望著本該早已過世的父親,再次出現在了眼前,眼中不由泛起了淚花。

    而見到長大后的遠坂凜的遠坂時臣,則是一副驚疑不定的樣子:“賢,這位是誰?”

    看到遠坂時臣一副驚疑不定的樣子,楚云深露出了一個惡趣味的笑容:“父親,你連長大后的大妹也不認得了嗎?”

    “凜?”

    遠坂時臣震驚地看著遠坂凜,一臉的不敢置信:“這怎么可能?”

    哪怕是長大后的遠坂凜親自站在眼前,遠坂時臣也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己的女兒。但那熟悉的眉目,確實和年幼的遠坂凜非常相似,這讓遠坂時臣不得不相信,這就是自己的大女兒。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遠坂時臣滿腹疑惑地看向自家兒子。

    楚云深把先前解釋過的說辭再度拿了出來,遠坂時臣聽到這個女兒是從平行世界而來,頓時想起了寶石翁留給自己家的那個研究課題。

    驚訝地看向大號遠坂凜:“你難道把先祖的課題研究成功了?”

    “不,并沒有!”遠坂凜頭疼地扶額說道,“我和他們是突然來到這邊的,最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這邊是平行世界!

    “還是我來解釋吧!”亞瑟這時插話解釋道,“冬木市變生為‘虛數鏡界回廊’,整個沉入了虛數世界。而虛數世界本身是獨立于現實的時間軸之外,如果有方法的話,可以通過虛數世界前往不同的平行世界!

    “也就是說,虛數境界回廊可以連接到不同的平行世界嗎?”遠坂時臣不由皺起了眉頭。

    略作一番斟酌之后,遠坂時臣還是向遠坂凜詢問起了第四次圣杯戰爭以及之后的發展。

    作為寶石翁弟子的后人,雖然不曾掌握第二魔法,但遠坂家對平行世界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雖說是不同的平行世界,但世界的發展其實都是大同小異,向平行世界而來的遠坂凜詢問,一樣也能知道后續發展。

    遠坂凜也沒有隱瞞,直接把自己所知道的,向這位平行世界的父親娓娓道來。

    當知道自己死在這次圣杯戰爭中時,遠坂時臣的臉色不禁變得難看起來。尤其是當他聽到遠坂凜講述圣杯戰爭之后,遠坂葵也在隨后不久死去,家族因為經驗不善而日漸衰落窘迫,遠坂時臣的臉色更變得更加陰沉了。

    思索了許久之后,遠坂時臣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雖然都是四戰以后的發展,這個凜畢竟是平行世界的。單從她的話里面就可以知道,她的那個世界,只有凜和櫻姐妹兩,并沒有賢的存在,這就是兩個世界最大的不同!

    “而且,那個世界的櫻被過繼給了間桐家。這邊的櫻因為受到賢的庇護,并沒有被過繼出去。算我在這次圣杯戰爭中失敗死亡,有賢在,遠坂家也不會因為我的死亡而走向衰落!”想明白了這些問題之后,遠坂時臣便把這些問題暫時拋到腦后。

    遠坂時臣把目光轉向站在遠坂凜身邊的archer身上:“這位就是你的從者嗎?”

    “是的!”遠坂凜拉過身邊的archer,向遠坂時臣介紹到,“這是我召喚出來的archer,雖然不知道真名,但……”

    “不知道真名?”遠坂時臣忽然打斷了遠坂凜的話,皺眉說道“召喚出來的從者,怎么可能不知道真名呢?”

    面對這個問題,遠坂凜也很無奈,她還是把自己召喚紅a的經過,和遠坂時臣解釋了一遍。

    聽到遠坂凜的解釋,遠坂時臣也想到了她的召喚為什么會出問題了。遠坂時臣一臉無語地看著遠坂凜:“你難道不知道,從者召喚陣是放置圣遺物的地方,人必須站在召喚陣外面嗎?”

    聽到遠坂時臣的解釋,遠坂凜頓時一臉像是被雷劈了的表情。

    “哈哈哈,凜你好蠢哦,連召喚儀式都沒搞明白,就貿然開始召喚從者了!背粕钜蚕肫鹆恕秄ate/stay night》里面遠坂凜錯誤的召喚方式,頓時嗤笑到,“竟然站在召喚陣里,你難道要當‘圣遺孀’嗎?”

    “圣遺孀是什么鬼?”

    在場除了亞瑟之外,其他人被這個形容詞給雷到了。

    “還能有什么?”楚云深惡趣味地透露到,“圣杯戰爭的召喚陣上,約定俗成是放置圣遺物的地方。人如果站到召喚陣里面,通常情況會出現兩種結果,一種是召喚出的從者會以附身召喚的形式,降臨到站在召喚陣里的御主身上!

    “另一種就是召喚出與召喚者自身有著密切淵源的從者。比如兄弟姐妹,父母這一類,也有可能是丈夫或者子孫后代這一類。而這種從者一般不適合附身,所以就會以從者降臨的形式被召喚出來!

    “當然,能成為英靈的人其資質必然不凡,我相信妹妹的能力,但我不相信她的后代有成為英靈的可能。所以我猜,這位archer肯定是凜在未來的丈夫!币贿呎f著,楚云深用意味深長地目光,看著站在遠坂凜身邊的紅a。

    聽到兒子的分析,遠坂時臣頓時恍然大悟:“是了,英靈是位于時間軸之位的存在,當然可以被過去所召喚。這么說的話,這位紅衣服的archer是凜未來的丈夫,所以才會隱瞞自身的真名!

    “你們……你們……在說什么!”聽到楚云深和遠坂時臣的分析,遠坂凜的臉越來越紅,簡直紅得像是要冒出蒸汽一樣。

    遠坂凜一邊無措地偷看紅a,一邊忍著羞澀仔細觀察紅a的臉色,立刻就從紅a面上的深色肌膚上,看到了一絲絲可疑的紅暈。

    雖然看起來不太清楚,但遠坂凜不會錯認,所以她對遠坂時臣和楚云深的猜測,頓時就相信了幾分。

    “難道……archer真是我在未來的丈夫?”遠坂凜心下暗暗猜測。

    一旁的楚云深看著兩人間微妙的氣氛,微笑著深藏功與名。

    亞瑟不能理解本尊的這番作為,通過念話偷偷詢問:“本尊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大概算是一個嘗試吧!”楚云深漫不經心地說,“在我觀測到的多個平行世界里,遠坂凜和衛宮士郎結為了夫妻。雖然不是每條世界線的衛宮士郎能登上英靈座,但是這些衛宮士郎的存在,終究是對英靈座有著影響!

    “只要紅a承認這段緣份,那么我就有辦法讓他把緣份,一起帶到英靈座上去。然后我想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借助這個緣份,把遠坂凜也一起帶到英靈座上去!

    亞瑟頓時無語了:“你難道是想通過裙帶關系,讓遠坂凜順勢登臨英靈座嗎?”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