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秦言 > 第1004章 三天內,必殺你!
    第1004章 三天內,必殺你!

    柳懷志心中無比的懊悔。

    他不知道自己勸告秦雪躲避褚雄風的復仇,對他是好是壞。

    他一個人根本逃不脫柳氏家族的追捕,遲早會被抓回來的。

    甚至,柳懷志希望秦雪反抗直接被殺死,也免得被褚雄風怨毒折磨。

    就在柳慶志耀武揚威的帶著柳氏家族子弟,準備出發追捕秦言的時候。

    一個淡然的聲音傳遍柳氏家族門外廣場眾人的耳朵,“用不著抓,我來了!”

    “秦雪!”

    “秦雪,你殺了人,還敢回來!”

    “快,圍住他,不要讓他逃跑了!”

    褚雄風聽到這個聲音,頓時身子猛然一繃,隨后腳尖輕點,身子騰空飛起,朝著秦言落了下去。

    “臥槽!好強!”

    “果然是金勛強者,如此可怕!”

    “秦雪!”柳懷志看到秦言真的出現,心里五味雜陳。

    果然自己沒看走眼,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無懼無畏的年輕人!

    柳懷志不敢再耽擱下去,吩咐親信讓他立即去請孟大師出來。

    此時,恐怕也只有孟晏或許能夠阻止事端了。

    “殺我弟弟,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褚雄風人在半空,殺意直沖秦言而去。

    周圍的柳氏家族子弟,一個個慌忙躲避。

    秦言周圍十米之內,無一人敢靠近。

    秦言瞇眼看著殺氣騰騰的褚雄風,淡然說道,“果然跟你那短命的弟弟一樣,臨死話多!

    “你說什么!我要你死,殺殺殺!我要你哀嚎三天三夜,生死難求!”褚雄風猛然出拳,朝著秦言的腦袋轟了過來。

    這一拳,風聲呼嘯!

    就連站在遠處的柳氏家族眾人,都心底生寒。

    這一拳如果打在自己身上,不死也要殘廢了吧!

    秦言雙眼微瞇,只待這拳頭近身,就直接奪了褚雄風的性命。

    就在這時,一聲怒喝傳來,“小風,你敢動他,老子把你衣服扒了,晾成人干!”

    終于,在西宅練功的孟晏急沖沖的趕了過來,看到褚雄風要殺自己的小兄弟,頓時急怒不已。

    這幾天來,自己依照秦雪的方法,焚香練功,曾經的功力確實開始穩固,對秦雪的依賴和佩服更重。

    如果褚雄風殺了秦雪,媽的,老夫要把洛州翻個底朝天,也難泄心中怒火!

    褚雄風聽到這聲怒吼,連忙回頭看去。

    須發皆白的孟大師雙眼瞪如銅鈴,正憤怒的沖了過來。

    那齜牙咧嘴的模樣,足以證明讓他尊敬的孟大師,處于暴走的邊緣。

    褚雄風是武協的人,受晉承安統御,但是自小是受孟晏熏陶長大,不敢有違抗的心思。

    褚雄風死死的盯著近在咫尺的秦言,那只拳頭終究是打不下來。

    褚雄風猛然跪地,對著沖過來的孟晏磕頭便拜,“孟師,我和弟弟相依為命,他被這個人殺了,請許我報仇雪恨!”

    柳懷志提在嗓子眼的心,終于能安穩一些了。

    這褚雄風看來還是忌諱孟晏的。

    秦言有生機了!

    可是,在場的人都以為秦言僥幸留下一命,卻不知因為孟晏的介入,真正留得一命的是褚雄風!

    秦言冷然看著褚雄風,“你弟弟被殺,是他活該,既上生死臺,生死就不由他掌控了!

    褚雄風暴怒站起,面色猙獰的盯著秦言,“你再說一句,試試!”

    柳懷志急聲說道,“秦雪,你閉嘴行不行,別刺激他了!”

    秦雪平視著褚雄風的眼睛,“如果我被他殺了,可有人為我拉棺索命?”

    這話讓周圍的氣氛為之一凝!

    褚雄風深吸幾口氣,眼中殺意濃郁不散,“我只知道我弟弟被你殺了,你必須償命!”

    “哈哈哈,這么說來,我若死了便是死了,你弟弟死了,必須有人償命?我的命不值錢?”秦言發出一聲靈魂質問。

    “任你口燦蓮花,也難逃一死,我褚雄風對天發誓,必殺你祭拜我弟弟!”褚雄風斬釘截鐵。

    孟晏收斂了老頑童的心性,他知道褚雄風和弟弟之間的情感。

    無奈的嘆口氣說道,“小風,你太偏激了,生死臺是武協的規矩,上了生死臺,生死由命!

    褚雄風心一橫,再次下跪磕頭,隨后站了起來,對著孟晏說道,“孟師,恕雄風不能遵從你命,若兇手不死,褚單冤魂難息,若此人不殺,雄風夜夜如萬箭穿心!”

    說完,褚雄風再次朝秦言逼近。

    孟晏知道自己也壓不住褚雄風的殺心了,極力保下秦言的命,拖延一段時間尋求機會,“小風,看在老夫曾經傳你武藝的薄面上,答應老夫一件事!

    褚雄風沉默站立,等孟晏說話。

    “老夫需要秦雪的一些幫助,所以只要他在柳氏家族之內,我必保他性命,如果他踏出柳氏家族半步,生死由他!泵详烫裘髁肆。

    褚雄風狠狠一跺腳,聲音嘶啞的說道,“孟師,你是非要逼我么?”

    孟晏站在秦言面前,態度堅決,“不假!”

    褚雄風猛然將身上白色武士服撕裂,丟出一片潔白的布片,扔在孟晏身前,“自今日起,褚雄風不念舊情,孟師保重!”

    說完,褚雄風發出一聲悲嚎,拉著褚單的棺材離去。

    “秦雪,孟晏保你,我暫留你一命,三天之內我必殺你祭拜我弟弟!”

    褚雄風留下一句怨毒沖天的話。

    孟晏定定看著離去的褚雄風,回憶起初次見他的情形。

    那時褚雄風父母雙亡只有十歲,拖著八歲的弟弟褚單,跪在他門前請求收留練武。

    孟晏教他,看著他長大,雖不如柳振陽的天縱資質,卻也在十幾年的時間成為金勛強者。

    逢年過節,必帶著褚單拜訪他。

    今日,恩斷義絕了!

    孟晏回過神,沖著秦言的腦門拍了一下,“小子,老夫救你一命,以后乖乖的待在西宅,不要出去,好好教我功法!”

    “跟我回去!”孟晏扯著秦言的胳膊,朝里面拽去。

    秦言回頭看了一眼拖著棺材離去的褚雄風的背影,消失在街角處,心里有了不詳的預感。

    三天?

    褚雄風為何能肯定三天之內殺了自己?

    三天后,夢雪將會出現在柳氏家族的酒會,決不能出亂子!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