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2.第2章 禽獸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惜天不遂人愿。

    就在蘇殷以為可以遠離男主女主,過自己小日子的時候,女主就以一副死尸的模樣“漂”到了她面前,F在更是不顧她的意愿,強行把她抬回了丞相府。

    丞相府。東苑的一處房間內。

    室內燭火透亮,軟帳輕紗,沒有熏香卻自然的蔓延著一股極淡的草藥味。

    蘇殷醒來后,剛想動動身子,一根寸長的銀針就遞了過來,懸懸地停在了她的眉心,寒光閃閃,一瞬間提神醒腦!

    她本能的感覺危險,于是就鴕鳥似的又閉緊了雙眼,不敢再有動作。

    無奈周圍不知名的草藥味,在蘇殷聞來著實嗆人,她強忍住想打噴嚏的沖動,鼻子還是不自然的動了動。

    “蘇姑娘既然醒了,還是不要裝睡的好,不然可就真的一睡不起了!蹦吧腥藳鰶龅穆曇,帶著些調侃,卻一語道破蘇殷的自欺欺人。

    蘇殷聞言立刻聽話的睜開眼睛:“醒了!

    她直挺挺的躺著,目不斜視,一副任來人發落的模樣。

    男人滿意蘇殷的安分,低聲道:“倒是個有趣的人!

    蘇殷:“多謝。你也有趣!蹦脙雌魍{一個剛剛昏迷醒來腿都不能動的傷患,不是一般正常人會干的事。

    大概讀懂了蘇殷沒說出的話,男人不介意的一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請教蘇姑娘!

    說著他指間的銀針一轉,快到蘇殷來不及看清他手上的動作,拂袖間本來還停在眉間的銀針就刺進了她腰腹間的穴位上。

    霎時間大于斷腿處幾倍的痛楚傳來,蘇殷忍受不住地蜷起了身子,慘白了一張臉。

    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蘇殷,見女人沒什么表情的臉上,因為疼痛變得鮮活,變得狼狽,連嘴唇都咬出了血色,男人神色莫名地愉悅了起來:“而且在下喜歡聽真話。如此,只有委屈蘇姑娘了!

    “問什么?”蘇殷頓覺心里有無數個臥槽滾屏而過,他什么都還沒問,怎么就知道她不會說真話?

    她膽小又怕疼。他要是問,她肯定會說真話的,真的沒必要動刑。

    這樣問都不問一句,就直接上大招,真的大丈夫嗎?這個世界的人都這么武斷嗎?

    “蘇姑娘哪里人?”男人問。

    “南津村村北右數第三戶,門口有棵大柳樹那家就是,家有父母,兩個弟弟一個妹妹,上面還有一個大姐。后來大姐被賣給了鄰村的張大戶做小妾。在大約兩年前,父母想把我也賣掉……所以才會出現在那個河邊救了陌小姐!睆娙讨g骨的疼痛,蘇殷老老實實的交代著。

    男人很滿意蘇殷詳盡的回答。至于真偽,他會再去查探。小東西對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這般親密,不得不防。

    當然如果蘇殷知道就是因為她淡定的模樣,看起來像是寧死不屈的,才招此橫禍,她肯定會嚶嚶嚶,大爺跪求放過。

    她只是看起來高冷淡定,其實心里是個慫貨的。

    可以說,不論是穿越前的蘇殷,還是現在的蘇殷,都長了一副很美的相貌,或者說是美艷,美得有些妖。

    然而這樣的長相并不討喜,美則美矣,卻總給人一種惑人妖女的感覺。簡言之就不像個會說真話的老實人。在原來的生活中,甚至因此帶來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久而久之,蘇殷學會了偽裝,比如一幅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至于面前這個男人看她表情淡定,腦補出寧死不屈什么的,真是個誤會。

    蘇殷:大爺你想知道什么?小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所以此刻只有蘇殷自己知道她心里是何等的臥槽。

    不過,經歷了這一遭,蘇殷已經確定眼前這個男人是誰了。尤其是聽到后面這句話。

    “這樣的蘇姑娘倒是美的驚人!蹦腥虽N魂的尾音打了個轉,一句話說的曖昧非常。

    喜歡虐人為樂,看女主疼到狼狽哭泣的模樣,還覺得美的,只有一個變態,神醫萬俟冷夜。不過,她是女配,什么時候也有這種越虐越美的待遇了?

    突然,房門外腳步聲響起。還沒容得蘇殷細想,萬俟冷夜神色微動,迅速取下了她身上的銀針。

    蘇殷正因為疼痛大口的喘息著。他起手間一個黑漆漆的藥丸,就順勢丟進了蘇殷嘴里。

    “咳、咳——咳咳——唔——”滑入喉嚨的藥丸入口即化,深知不是什么好東西的蘇殷扣著嗓子想吐出來,卻被萬俟冷夜捏住下巴一杯茶水灌了下去,他叮囑道:“不要亂說話!

    “蘇姐姐可好些了?”女主推門而入,提著一個小巧的紫檀木食盒,裊裊的身姿,鵝黃色的裙擺隨著步伐擺出流水一般溫柔的弧度,頓時室內的空氣都柔軟了幾分。

    走進來的陌淺淺驚訝于屋內兩人過分親近的姿勢,“萬俟大哥?你們在做什么?”

    她不過是去提個食盒的功夫,萬俟大哥就——此刻陌淺淺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驚訝語氣下的不悅。

    差點被茶水嗆出人命的蘇殷自然也無暇顧及。

    萬俟冷夜在看到女主進來的時候就恢復了人畜無害的模式,他放開蘇殷,解釋道:“淺淺來了,蘇姑娘剛醒來口渴,我幫她遞了一杯茶,哪成想她喝的太急!

    陌淺淺聞言嗔道:“蘇姐姐也太不小心了!

    “嗯,蘇姑娘以后可得小心點!比f俟冷夜話里有話的應著,拿出了一塊帕子,仔細擦拭起自己的手指來,不知道是在擦拭剛才濺到的茶漬,還是嫌棄手指碰到了女主之外的女人。

    “萬俟大哥,蘇姐姐的腿可還有救?你的醫術那么好,肯定能救蘇姐姐。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來,她腿傷的很嚴重!

    “小傷!蹦腥瞬镣晔种,走到了床邊。在女主看不到的角度,他對蘇殷勾了勾唇,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死不了的!

    蘇殷抽了抽嘴角,本著真愛生命,遠離變態的原則,她小心的往女主身邊挪了挪,“不敢勞煩神醫!

    “蘇姐姐不要客氣,萬俟大哥是神醫,讓他給你看看我才能放心!蹦皽\淺說。

    蘇殷回味著剛才嘴里的甜味,“神醫?神醫煉藥的本事也很厲害吧?”尤其毒藥。

    “對對,蘇姐姐果然厲害,這都看出來了,萬俟大哥師承當年江湖中赫赫有名的藥圣……”蘇殷這廂正聽著女主滔滔不絕的夸贊,突然咔嚓一聲骨頭復位的聲響,她悶哼了一聲,差點再也崩不住自己的面癱臉。

    蘇殷暗自咬了咬牙客氣道:“勞煩神醫——輕點!

    “萬俟大哥,蘇姐姐她——”女主看到蘇殷慘白的臉,不安的問了一句“疼不疼?”

    在女主關切的眼神下,捏著蘇殷小腿的手放了下來。然后蘇殷看到這廝又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塊白色帕子,從手指到指甲尖優雅的擦了一遍后,似乎心情不錯。

    蘇殷:潔癖是病。

    “蘇姑娘,疼不疼?”同樣的問題,與陌淺淺的關心不同,萬俟冷夜語氣中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蘇殷抬頭看向這個方才還逼問她來歷,后又喂下她毒藥的男人?戳税肷,心下得出了個結論:果然很欠抽。

    無奈,她此刻什么都做不了。于是只得深呼吸了兩口氣,悶聲回道:“不疼!比欢@話由滿頭虛汗慘白著一張臉的蘇殷說來,沒有一丁點說服力。

    “蘇姐姐真厲害!蹦皽\淺羨慕道。

    男主之一的萬俟冷夜,滿是嫌棄的瞟了蘇殷一眼,詫異這個長得極美,卻始終面癱著臉的女人,都這樣還裝,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幾時。不過,小東西在這里不方便,暫且先放過她。

    隨后他滿意的視線落在了陌淺淺身上,還是小東西可愛,一點疼就會掉眼淚,那嬌嫩的肌膚上,落上殷紅的鞭痕,嬌喘的喊著不要的畫面,想想就讓人興奮……

    蘇殷察覺到屋里的氣氛有些詭異,隨后福至心靈的順著萬俟冷夜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女主一截白白的脖子。

    那快化為實質的餓狼似的目光,這禽獸到底在想些什么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 借钱炒股叫什么 河内一分彩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前三直遗漏数据 怎么买股票的详细步骤 六彩开奖资料 下载排33d试机号 同信证券如意理财平台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冮西体彩11选5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