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4.第4章 待遇問題
    在怕死的蘇殷看來,就算有人告訴她死了之后,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她也會考慮考慮,這人是不是忽悠她。

    蘇殷很怕死。

    所以這天,蘇殷本來是想著出去逛逛。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甩掉女主擺脫掉劇情。畢竟原著中蘇殷結局死得太慘,在明知會有什么下場的情況下,卻不反抗的那是智障。

    可莫名奇妙的變成了三人行,蘇殷心里還是很不美妙的。

    尤其三人中,還有一個熊孩子。

    “阿姐,這女人什么時候走?”

    “什么女人女人的,都說了要叫蘇姐姐!蹦皽\淺糾正道。

    “不要!本少爺的阿姐只有一個,才沒有別的姐姐!蹦吧盥牶箫@然十分不開心,言語也惡劣了起來,“她算什么東西?”

    蘇殷微笑:“小少爺叫什么都可以,淺淺也不要太在意!

    只是客套的一句話,哪成想熊孩子又炸毛了,指著蘇殷就吼了起來:“淺淺也是你這卑賤的女人叫的?!”

    蘇殷:……

    “陌深!碧K淺淺臉倏地一沉,“阿姐怎么跟你說的,人生來平等,我不想再聽到這些話從你嘴里說出來。蘇姐姐救過我的命,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必須尊重她。沒有她我早就死了。給蘇姐姐道歉!

    “我不要!毙芎⒆舆想再反駁。

    陌淺淺眨了眨眼睛,眼眶里淚盈盈的泛起了薄霧,停頓了片刻,見陌深不理會她的話,她咬咬唇似是下定了決心般說道:“你若執意如此,我陌淺淺就當沒有你這樣忘恩負義的弟弟!

    “對不起!蹦吧钜娔皽\淺要哭,立刻跟鵪鶉似的蔫了,到底不甘愿的道了歉,卻也沒有遵照陌淺淺的話喊蘇殷一聲姐姐。想來姐姐二字,在他的心中確實意義非凡。

    唔,非凡。

    蘇殷也不在意,看著終于安分下來的熊孩子,表示真是一物降一物。

    馬車里的氣氛很和諧,陌深在討好的哄著陌淺淺,諂媚賣蠢的小模樣,蘇殷在一旁看得有點暗爽。不過為了避免熊孩子又炸毛,她倒也沒笑出來。

    就這樣馬車搖搖晃晃的駛過寬敞的街道,駛過了鬧市。

    鬧市?

    路程太長,有些昏昏欲睡的蘇殷掀開車上的簾子,然后轉頭看向女主,有些疑惑道:“淺淺,不是說去朱雀大街嗎?”看著馬車外越來越幽深的樹林,蘇殷心里涌起一股濃重的不安:“我怎么感覺已經出城了!

    話音剛落,突然咯噔地一聲,像是馬車轱轆軋到了石頭上。這下可慘了正在伸著腦袋朝外望的蘇殷,額頭硬生生撞到了窗框上,砰地一聲悶響,疼。

    熊孩子見狀正想嘲笑蘇殷,卻在朝車窗外看了一眼后,表情一沉,放聲大喊道:“停車!”

    車夫并沒有回應,馬鞭卻揮的越來越響,車也越駛越急。車簾被疾馳的風掀起,蘇殷清楚的看到那車夫竟拿起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了馬臀,馬痛極后更加發瘋的跑了起來,車廂內三人頓時東倒西歪。

    此刻不止是蘇殷,就連陌淺淺也知道事情不對勁了;艔埖刈プ×四吧,害怕的小聲喚著:“深深!

    熊孩子關鍵時刻倒還有點男主的樣子,扶起陌淺淺后,他一把將陌淺淺塞到了蘇殷懷里,命令似的說道:“照顧好阿姐!

    說罷他一步上前掀開了車簾,干凈利落的一抬腳,就將驅車的車夫踹了下去。那車夫顯然早有準備,落地一滾之后,沒受什么大傷,隨后便一溜小跑的不見了蹤影。

    “你要做什么?!”陌淺淺掙扎著起身,卻因為慣性又跌了回去。

    “深深回來,危險!”陌淺淺慘白了一張臉的喊道。

    而此刻,熊孩子已經拔出了馬身上的匕首,馬頓時血流如注,兩只前蹄高高抬起伴著撕裂般的馬鳴。熊孩子趁機一刀斬斷了馬和馬車身上的韁繩,失去控制的車廂頓時翻倒在地,車內的蘇殷和女主抱在一起,眼看著熊孩子被甩了出去,車廂一時間天旋地轉,繼而經受不住外力變得四分五裂……

    額頭又重重的磕在了車廂上的蘇殷想:她肯定和這馬車八字犯沖,不然怎么總跟她腦門過不去,還總照著一個地方磕。

    蘇殷搖搖晃晃的起身,捂著額頭,頓時流下來的血就模糊了她的眼睛。感覺到暈乎乎的,腳步有點虛浮,她便又坐了下來,扯下一截里袖,粗粗的包扎了額頭。腦袋上一圈白布,混合著滿臉血污,不用看蘇殷也知道自己此刻的造型有多狼狽。

    反觀身邊只是受了一點擦傷,貌似只是驚嚇過度睡著了的女主。

    蘇殷忍不住嫉妒:果然女主的待遇。

    不過,女主和熊孩子都暈了過去,她豈不是可以跑路了?

    天賜的機會。想到這,蘇殷高興的想笑,卻因為面部表情牽動了額頭的傷口,疼的她嘴一咧。

    說走就走。

    蘇殷將被甩在十幾米外生死不明的熊孩子,拖回了女主身邊,并好心的將兩人并排放好后。留下一句:“江湖不見!本蜏蕚渑呐钠ü勺呷。

    她相信以男女主的運氣,不會被喂動物的?勺吡藥撞接终鄯档奶K殷想想還是不放心,萬一有哪個動物不挑食,啃了這兩人怎么辦?

    最后蘇殷就地取材,將一塊等人高的木板蓋在了兩人身上……

    雖然她一直躲著陌淺淺,但并不討厭。至于熊孩子,她就當日行一善了。

    可這次的蘇殷還沒走出兩步,就被五個黑衣人團團圍了起來——

    蘇殷:……

    “是她嗎?”

    “肯定是。這是陌家小姐的馬車,錯不了!

    “就是她,沒錯。我見過陌小姐!

    “錯不了!

    “我怎么聽說馬車上還有陌少爺和一個婢女來著?”

    “這里哪有其他人?肯定情報有誤。這是陌家小姐錯不了!

    “對對,看她穿得也不像婢女!

    “就是她!

    “上!”

    然后幾個黑衣人當著蘇殷,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確定她是陌淺淺后,一個麻袋套了下來。

    蘇殷眼前一黑,就被裝進麻袋,扛走了。

    至于蘇殷說她不是陌淺淺。徹底被綁匪忽略了。綁匪們心里跟明鏡似的:你說你不是陌淺淺我們就信?我們又不傻。

    蘇殷:那個說見過陌淺淺的黑衣人,你站出來我保證不打你。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 002573股票分析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重庆彩开奖结果查询 搜索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万达商城娱乐登录平台 掌悦理财官网新闻 云南快乐10分官网 斗地主玩法教程 常州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