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16.第16章 蘇殷,你很討厭
    果然有了一個謊言,就要撒下無數個謊言去彌補。她現在收回母親病重這個借口還來的及嗎?果然人不能詛咒別人,她剛剛才詛咒自己的養母,現在報應就到了自己身上。

    可是古人不都講究男女大防嗎?疑難雜癥略有研究,婦科也略有研究,神醫你有什么沒研究到的嗎?他就是故意來拆臺的吧!

    “難道蘇姑娘方才所說不過是推辭,你的娘親其實沒有病重。這么急著離開,你是在躲什么嗎?”萬俟冷夜說著眸子危險的瞇了起來。

    蘇殷鵪鶉似的搖了搖頭。

    騎虎難下的蘇殷最終在萬俟冷夜的威脅下,老實的說道:“神醫要不要帶上些行李!

    “不用。走吧!比f俟冷夜率先走到了前面。

    蘇殷回頭看向陌淺淺,陌淺淺沖她擺了擺手,囑咐道:“早去早回!

    蘇姐姐果然連萬俟大哥也要搶走嗎?萬俟大哥剛來看她,蘇姐姐就說自己的母親病了,怎么可能這么巧?都是騙人的吧?可是萬俟大哥就這樣相信了,如今萬俟大哥也走了。

    看著蘇殷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陌淺淺喃喃道:“蘇殷,你真討厭!

    ……

    一路行來,氣氛略尷尬,還有點詭異。

    兩人沉默無話,只是在雇馬車的事情上發生了分歧。蘇殷堅決不坐馬車,她聲稱上次馬車翻掉之后,留下了后遺癥,看到馬車就腿軟。

    萬俟冷夜提議騎馬。

    蘇殷說看到馬也腿軟。

    萬俟冷夜:“蘇姑娘不會是讓在下跟你一起走回去吧?”

    蘇殷點點頭:“路途遙遠,辛苦萬俟神醫了!碧h了,所以你還是不要跟去了。

    “確實遙遠,大概要走上半個月!比f俟冷夜說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提醒道:“蘇姑娘最近身體怎么樣?”

    蘇殷疑惑的看著萬俟冷夜:“還好!

    “蘇姑娘不會以為上次吃下去的毒藥沒有發作,就不存在了吧?”萬俟冷夜笑的很燦爛,笑容上卻不帶什么溫度,毒蛇似的視線落在蘇殷身上。

    “我還是坐馬車吧!”蘇殷識趣的爬上了馬車。

    萬俟冷夜翻身上了馬。

    和蘇殷相處久了,他也大概摸清了她的性子,吃硬不吃軟。在蘇殷這里,說再多的話都比不上一句威脅有用……

    萬俟冷夜:“果然老實多了!

    說來他在丞相府內,偶然探聽到了一個消息,有心去查探之后,居然真的讓他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關于這個女人和小東西的身份。如果真相揭開,淺淺那個小東西會傷心吧?或許還會自責。

    所以她故意接近小東西,真的有目的。

    不論如何,留不得……

    蘇殷坐在馬車上,開始思索著怎樣才能甩掉萬俟冷夜?

    兩人心思各異,不過半日,便出了城郊。

    車夫尋了路邊的一處蔭涼,將馬車停了下來。萬俟冷夜丟了銀子給車夫,揮揮手就讓人離開了——

    荒郊野外,四下無人。

    蘇殷揉著有點酸痛的腰走下馬車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副景象,她心里一個激靈。萬俟冷夜閑散地倚在樹干上,朝她說道:“蘇姑娘我們好好聊聊!

    蘇殷問:“趕車的大叔呢?”

    萬俟冷夜并沒有回答她:“記得上次蘇姑娘說因為你的父母想把你賣掉才離開家的,兩年多了,我這里倒想問問,你的父母是怎么把信送到你手上的?還神通廣大的送到了萬花樓來?”

    被戳破的蘇殷,毫不避諱的迎上了萬俟冷夜:“神醫不是一直都知道是假話嗎?又何必追問。不過是為了讓淺淺心安!

    “看來蘇姑娘對小東西說了很多假話!比f俟冷夜。

    “善意的謊言而已。難道告訴她,她滿心崇拜的萬俟大哥其實是個心狠手辣的變態?”蘇殷陳述著,“告訴她,她的萬俟大哥不止在我身上下了毒,還想殺了——我!

    她從來不想招惹這些人,這些人為什么不放過她?

    蘇殷灼灼的目光看向萬俟冷夜,萬俟冷夜卻笑了起來:“還真是個聰明的女人!

    萬俟冷夜緩緩走近蘇殷,拾起了一縷蘇殷垂在肩頭的頭發。秋日的午后,太陽依舊灼熱,蘇殷的臉頰上滲出了點點汗水,兩人合抱粗的樹木伸展著枝葉,在兩人身上投下斑駁的影子,卻一點也沒有讓蘇殷覺得涼爽。

    察覺到蘇殷的緊張,萬俟冷夜沒有動手,已經裝在籠子里的獵物,他沒必要心急,反正無論她如何掙扎,也逃不掉。

    “怎么猜到的?”萬俟冷夜輕聲問道。其實他更喜歡欣賞獵物瀕死掙扎的絕望與恐懼。萬俟冷夜的手指慢慢襲上了蘇殷脖子,一點點的收緊,“怎么猜到我要殺你?”

    他自以為掩飾的很好。

    “在你死活要跟來的時候,在車夫離開的時候!标幚涞母杏X順著萬俟冷夜的手指,爬滿了她的全身,蘇殷覺得自己此刻像是被一條毒蛇死死纏住,她說:“方才的車夫應該也走不遠吧?”

    殺人滅口,怎么會留下證人。

    “呵呵!比f俟冷夜大笑了起來,“什么都瞞不過你!

    “為什么要殺我?放我離開,我對你們并沒有妨礙!碧K殷仰頭看向萬俟冷夜說道。

    “蘇姑娘應該知道自己的身份吧?”萬俟冷夜一語點破,并不多說。

    原著中的蘇殷在和丞相、丞相夫人相認之前,確實一無所知?涩F在的蘇殷卻聽明白了萬俟冷夜話里的意思,萬俟冷夜沒有露掉她臉上的表情:“你果然清楚!

    蘇殷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依著萬俟冷夜對陌淺淺的維護,自己恐怕真的在劫難逃了。

    萬俟冷夜:“你懷抱著目的接近小東西,想的便是和親生父母相認吧?雖然很可惜,但蘇姑娘還是消失的好。這樣對小東西好,對大家都好。你也不想小東西為此事煩心吧?”

    “我不會再出現在你們面前!碧K殷說著。祈求男主保留著最后一點良知,能放她走。

    然而并沒用。

    就在蘇殷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

    突然萬俟冷夜神色一冷,轉頭向身后看去:“什么人?”

    萬俟冷夜話音剛落,樹后悄無聲息地走出了一個男人。男人站在那里,一身黑衣幾乎融進了陰影里,熟悉的面癱臉,赫然便是女主身邊的忠犬陌寒。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