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47.第47章 生完孩子再死
    然后說動手就動手,轉眼間三人就打了起來——

    成王自然不是兩人的對手,不過所幸這里算是半個他的地盤,一聽到牢房里面有動靜,成王帶來的手下,還有陌修留下的守衛們,呼啦啦的全都拿著兵器跑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沖了上去,直接混戰成了一團。

    陌淺淺焦急的站在一處,哭花了一張小臉。

    萬俟冷夜的功夫比陌寒遜色,那些守衛察覺到他的弱勢之后,本著拿下一個算一個的原則,全都朝著萬俟冷夜迎了上去。萬俟冷夜一時間雙拳難敵四手,何況來的守衛們何止四手,四十手都有。任萬俟冷夜是高手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也被守衛們逼的毫無退路,只有挨打的份。

    且說眾人全向著萬俟冷夜去了,陌寒倒是得了空,眼看著萬俟冷夜漸漸不敵,陌寒咔嚓一聲扭斷了面前守衛的脖子,然后隨手奪來一柄長劍,直接向著成王就刺了過去。

    卻不成想,陡變突生,陌淺淺橫身攔在了成王面前。

    陌寒出手的長劍,硬生生一個急轉,卻因為收勢太猛,而踉蹌著后退了一步。他剛想讓陌淺淺讓開,成王已經一把推開陌淺淺,手中招式不示弱的向他攻了過來。

    成王的功夫和陌寒相比,還是差上很多的,畢竟幾個男主之中,成王是主打家世好、性格好、有錢又有顏,白馬王子那種類型人設的,武功高這種粗活,不適合他。

    所以在陌寒手下毫不留情,招招斃命的情況下。不過幾招成王就落了下風,身上多了幾道明顯的傷口。

    眼看著陌寒手中長劍又向著成王的咽喉刺了下去——

    陌寒的武功路數以快、準、狠著稱,劍握在他的手中自不是一般的快,當守衛們注意到這邊情況的時候,已經來不去救成王了,就在他們大呼一聲不好,以為成王就要命喪于此,他們無法交代的時候,陌寒的劍卻停了下來,懸懸的停在了成王喉嚨的一指處……

    而陌寒的背心上插了一把匕首,握著匕首的人是——陌淺淺?

    陌寒回身轉頭,陌淺淺猛地松開匕首,然后跌坐在了地上,一臉驚恐的看著陌寒。

    突然發生的轉變,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措手不及,包括被刺中的陌寒。他只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陌淺淺,直挺挺的立著,恍若僵住了一樣的身子,嘴角處鮮血溢出,然后他動了一下,似乎再也支撐不住直立的樣子,鏗鏘一聲,手中的長劍落地,重重拄在了石頭砌成的地板上。陌寒弓起了脊背,依靠著長劍的力量,勉強撐住了搖晃的身子,他口中喃喃的念著陌淺淺的名字,最后徹底倒了下去……

    這些事情蘇殷自然是不知道的,在她聽到消息的時候,陌寒已經死了,萬俟冷夜幾日后也暴斃在了丞相府的地牢里。就是不知道這殺人滅口的,是成王還是陌淺淺?

    而錯過了吉時的陌淺淺,終是嫁入了成王府。

    陌深一邊鬼哭狼嚎的換著藥,一邊聽著一個小廝給他講那日地牢發生的事情,聽到陌淺淺親手殺了陌寒的時候,他疼的‘嗷’了一聲,然后護短道:“還是我阿姐大義,那等兇徒死了也好!

    蘇殷坐在一旁悠悠然的喝了口茶:“你找我來做什么?”

    聽蘇殷這樣一問,陌深才順下去沒幾天的毛又炸了:“你居然問做什么?!這都多少天了?你親弟弟傷成這樣,你都不記得來看看,你還有沒有良心?”

    蘇殷挑眉,然后把自己的胳膊伸出了來:“我也受傷了,大夫說需要靜養!彼圆贿m合出門。

    陌深被蘇殷一噎,看向了蘇殷靈活自如,跟沒事人一樣的胳膊,他覺得他的傷口又疼了幾分。

    “你忘記我的傷怎么來的了?”陌深拉下臉,不忘威脅道。

    “沒忘!

    “我怎么覺得你越來越有恃無恐了?”

    “有嗎?”

    “有!蹦吧羁隙ǖ。

    “哦,那就有!

    ……

    見陌深氣得不輕,蘇殷云淡風輕的解釋道:“大概是因為你深明大義的阿姐嫁人了!

    “她嫁人了跟你有什么關系?”陌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你不是非她不娶嗎?為她要死要活的。想來她嫁人后,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等你也去了之后,這丞相府就是我的天下了,所以我才會有恃無恐!

    陌深:……

    為什么聽這個女人這樣一說,他頓時覺得人生好凄涼?

    “入了相思門,方知相思苦!碧K殷滿是同情的瞧了陌深一眼,“你阿姐嫁人后,看你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肯定是日夜思念她吧?夜夜輾轉反側,求而不得,肯定很苦……”

    養傷這些時日吃好睡好,隱隱還有些滿面紅光的陌深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問道:“憔悴了很多么?”

    蘇殷點頭。

    “我真的很思念阿姐,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提及嫁人的陌淺淺,陌深肩膀頓時垮了下來,遺憾的說道:“我都沒能送阿姐出嫁!币驗槭軅年P系,這幾日陌深一直被丞相夫人勒令在床休養,比之前禁足的時候,還沒自由。

    不過悲傷的情緒只是一瞬,陌深轉眼就怒氣沖沖的瞪向了蘇殷:“你死心吧!就算阿姐嫁人了,小爺要尋死,小爺也要生出個兒子再死!等到丞相府有后了再死!絕對不會便宜了你這惡毒的女人……”

    蘇殷輕‘哦’了一聲,對于熊孩子的雄心壯志表示很意外,她猶豫著問:“你還能生兒子?”說著蘇殷懷疑的看了陌深肚子一眼。

    陌深:……

    親姐姐這種東西簡直太討厭了!

    在陌深氣的跳腳的時候,蘇殷上揚的唇角,暴露了她的好心情。萬俟冷夜和陌寒都死了,她當然開心。男主死了兩個,劇情早就脫離了既定的原著。而她所處的這個世界沒有消失,依然存在,她也好好的活著,這里的每個人都還這樣鮮活。其實結局并不是一成不變的,不是嗎?

    然而,有些事情的改變卻讓蘇殷有點接受無能了……

    一紙封妃的圣旨落到丞相府的時候,蘇殷抖了抖剛剛寫好的字帖,然后確認似的又問了一遍:“封什么?”

    “封妃!

    “誰的妃子?”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