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77.第77章 無良商販
    年前,上元宗宗主喜得一女,此女天生的先天木靈根,生得極其漂亮。

    上元宗宗主為此大宴賓客,連賀了半月有余,并為女兒取名舒云。

    原著中的女二,就此登場。

    兩年的時間,蘇殷的境界也穩固到了元嬰后期。

    關于女主的消息,蘇殷沒有特意去打聽過,但還是偶爾會聽到。

    諸如她在秘境試煉中,得到了奇遇,修為一步邁入了金丹期。

    還有,上元宗的首席大弟子納蘭玖,喜歡上了她,五日里有三日會出現在陣峰,頗有點死纏爛打的意思。

    還有,她得到丹峰峰主的親傳,現在已經成了一名中級煉丹師。

    還有,陣峰峰主閉關,交由她代理陣峰事務。

    ……

    玄清門山腳下便是一處凡間的小鎮,修士和凡人混居,做修士的生意,也做凡人的買賣。

    平日里很是熱鬧。

    蘇殷偶爾也會來轉轉,尋些凡塵人氣。

    彼時她在一個攤子前,提著一雙兔子耳朵,正在和攤主打價,卻被人從身后撞了個正著,差點趴到面前的籠子上。

    而手中的兔子,也因為她一松手的功夫,瞬間逃躥得沒了蹤影。

    蘇殷望著一路絕塵而去的兔子,感慨道:“……果然是雷行兔,快如閃電,名不虛傳!

    “本攤主做生意一向童叟無欺,早就跟你說了是真的,你還不信?”

    “它跟普通的兔子長得一般無二,老板你又不讓人驗貨,是個人都會懷疑的!

    “現在相信了吧?”

    “……信是信了,可是老板你的兔子跑了!

    老板倒是一臉的正直:“在你手里跑的,承惠九十塊靈石!

    “你剛才還說七十一只!”

    “那是沒跑之前!

    “老板你這樣可不厚道!

    “小本生意,混口飯吃!

    “剩下這兩只,連籠子一起,還有方才跑的那一只,一百五!

    “二百三,不能少!睌傊骶懿蛔尣。

    “一百六!

    “二百,最低價,別的地方你肯定買不來!

    “一百七,愛賣不賣,這兔子除了做食材,又沒有別的用處,你就算賣給酒樓,還沒有我給的價錢高!

    ……

    最后兩只兔子以一百七十五塊一級靈石的價格成交,其中包括了跑掉的那一只。

    蘇殷拎著兔籠子,然后轉身走進了街角的茶館。

    沒有意外的看到了一出大戲。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個名為混混的生物,或抱著頭,或捂著肚子,無一不在痛苦的哼哼著,顯然剛剛經過了一頓吊打。

    桌椅也倒了大半,地上滿是摔壞的茶具碎片,和一部分不幸的桌椅殘骸。

    其他顧客們安靜的立在一旁,噤若寒蟬。

    “小的們再也不敢了!

    “求仙長饒命……”

    納蘭玖白衣白衫,手中一把折扇,端得是風流倜儻,他顧自走向一旁的何清漪:“師妹,你還好吧?”

    “你以為這些貨色能傷到我?”何清漪并沒有領情。

    “師妹無事便好。這些人自然傷不到師妹,師兄也是關心則亂。今日去了陣峰,聽聞師妹一人下山了,我有些擔心,便尋了過來。剛才在集市上,又聽到有人說一個漂亮的仙子在被幾個散修圍攻……”

    “不過是幾個骯臟下賤的修士!焙吻邃衾渎暤,視線卻有意在納蘭玖身上瞟了一眼。

    何清漪自從修為到了金丹期之后,也越發的有了恣意的資本,所以對于納蘭玖,她也厭倦了去客套。

    不難猜測,她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正想著誰。

    納蘭玖倒是一如既往的,風度翩翩,笑得溫柔。彷佛并不介意,何清漪的冷言冷語。

    “兩位仙人請留步——”在納蘭玖二人抬腳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掌柜的連忙攔住了他們。

    “小人的店?”掌柜為難的看著納蘭玖兩人,提出了賠償的事情。

    因為何清漪在,納蘭玖掏錢很是大方,一個沉甸甸的錢袋砸過去,對掌柜的說道:“不用找了!

    掌柜的打開錢袋瞧了瞧,滿是褶子的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花:“仙長好人,仙長慢走!

    納蘭玖有了在何清漪面前表現的機會,也是志得意滿,兀自在何清漪的前面,體貼的引起了路。

    然而就在他準備邁出門檻的時候,一個兔子籠驀地出現在了他的臉前——

    四只紅紅的兔子眼睛,一瞬不瞬的和他的目光相對。

    納蘭玖猛地停住了步子,才免于整張臉,貼到籠子上的下場:“什么人?”

    兔籠子移開后,納蘭玖看到了來人。他愣了一愣,隨即躬身喚道:“師叔祖!

    一旁的何清漪也恭敬的行了禮。

    蘇殷沒有理會他們的禮節,直接把手伸到了納蘭玖面前,兩個字擲地有聲:“賠錢!

    “什么錢?”納蘭玖疑惑。

    “方才在街上,我在那里買兔子,然后被你一撞,兔子跑了一只,所以你要賠我的兔子錢!碧K殷指了指不遠處的攤位,“大家都看到了!你休想賴賬!”

    納蘭玖一想,好像剛剛是撞到了人,所以他也沒有否認。

    “抱歉,是弟子的錯!

    “知錯就好,賠錢!碧K殷滿意于納蘭玖的識趣。

    納蘭玖點頭:“既然放跑了師叔祖的兔子,是一定要賠的!

    納蘭玖說到這里,就去摸身上的錢袋。

    摸了兩下沒有摸到,他的動作停了下來……

    “怎么?你沒錢?”蘇殷問。

    納蘭玖尷尬的笑了兩聲,然后回頭看向一旁的茶館掌柜,只見那掌柜正在數著錢袋里的靈石。

    掌柜的看到納蘭玖盯著自己手里的錢袋,以為納蘭玖后悔了,于是趕忙把錢袋揣進了自己的懷里。

    完畢后,還裝作不知情的左看右看。

    納蘭玖:……

    方才為顯得闊氣,直接將整個錢袋丟給了茶館的掌柜做賠償,現在他身上還真的沒有多余的靈石。

    納蘭玖直嘆,自己今日出門帶得靈石太少。

    “不知師叔祖的兔子,值多少靈石?”

    “哦,不多,一百七十五枚一級靈石一只!碧K殷怕納蘭玖不信,又補充了一句,“這是雷行兔,三級靈獸,比一般的兔子貴了點!

    “這……是貴了點!奔{蘭玖看了一眼蘇殷手里的兔子籠,想著師叔祖怕是被騙了吧?

    一百七五枚一級靈石,都能買三只雷行兔了。

    卻是師叔祖買一只的價錢。

    他倒是沒有想到蘇殷會騙他,畢竟蘇殷的身份在那里,又不會缺靈石。而且師叔祖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純真可愛的小姑娘,被老祖保護的很好,整個人看起來不諳世事。

    這廂納蘭玖腦補著師叔祖下山買兔子,遇到無良商販被欺騙的故事情節,看向蘇殷的目光,又多了幾分柔和。

    騙人騙得一臉坦然的蘇殷,自然不知道納蘭玖心中所想。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