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124章 野男人
    這種情況持續了兩個月,終于蘇殷忍無可忍的說了一句話:“每天都看到你,你就不怕我看膩了?”

    塞繆爾愣了一下。

    然后他幽幽的問道:“你還想看哪個男人?”

    蘇殷瞧著塞繆爾語氣里的冷意,絲毫不懷疑,她要敢說出別的男人的名字,塞繆爾是會把那個不存在的‘野男人’剁了,還是會把她剁了?

    蘇殷打了個冷顫。

    只是她這副模樣,落到塞繆爾的眼里,就成了心虛的表現。

    塞繆爾一想到面前這個小女人腦袋里可能正惦記著別的男人,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抓狂,想要狠狠的標記她,讓她的身體,她的心上,她的眼里,只能留下他的印記……

    塞繆爾身上的氣息太具有侵略性。

    察覺到危險的蘇殷,警惕的后退了一步。

    塞繆爾見她兔子似的模樣,心頭的火頓時泄了一大半,他強壓下自己的情緒,盡量露出了一個溫柔的表情,朝蘇殷招了招手:“過來!

    “干什么?”

    “過來!比姞柲椭宰佑种貜土艘槐。

    說完,他見蘇殷還是站在距離他幾步外的地方,一臉的小心。塞繆爾扶了扶額頭,道:“我又不會吃了你!

    蘇殷臉上擺出了‘這可說不準’的表情。很顯然,塞繆爾之前的所作所為,在她這里沒什么信用可言。

    打又打不過,咬又咬不過。比臭不要臉,還是人家的段位高。

    蘇殷覺得很挫敗。

    此刻兩人在同一間房間里,相距不過幾步,蘇殷不過去,塞繆爾自然而然就走了過來。

    塞繆爾俯下身子,直視著蘇殷的眸子,認真的問道:“殷殷,要多久你才會愛上我?”

    蘇殷不知道這個男人那里來的自信,他怎么就篤定她一定會愛上他?蘇殷這邊叛逆的心思一冒頭,剛想出口反駁。

    塞繆爾的一句話就讓她萎了。

    “不要說永遠都不可能,我不想聽這個答案!

    蘇殷:那你還問個鬼?!

    “你可以想好了再回答,殷殷不要讓我等太久。對你,我一直都沒什么忍耐力!闭f到這里塞繆爾的手指用力,強迫蘇殷仰起了頭,然后他在她的唇上狠狠的研磨了一下。

    蘇殷想推開塞繆爾,卻換來更用力的對待,直到蘇殷氣喘吁吁,塞繆爾才不舍的放開了她,屬于Alpha強烈的氣息充斥在兩人之間,塞繆爾在用行動告訴蘇殷,他不是在開玩笑。

    他對她,從來都沒有抵抗力。

    蘇殷看著男人想要將她拆吃入腹的眼神,感覺到鼻尖有點酸……

    蘇殷:“阿嚏——”

    塞繆爾:“……”

    蘇殷摸著鼻子,眼眶里因為打噴嚏,而變得有些濕潤,她抬起頭后的模樣,看得塞繆爾心里一軟。

    塞繆爾:他是不是話說得太重了?

    這是把人嚇哭了?

    “阿嚏——阿嚏——”然后蘇殷又連續打了兩個噴嚏。

    塞繆爾摸了摸蘇殷的額頭:“是不是病了?”

    “沒有,就是感覺周圍的空氣,有些不舒服!碧K殷回道。

    蘇殷這話一出,塞繆爾后知后覺的問道:“你的信息素過敏癥狀,是不是好了?”

    蘇殷聞言也是一愣。

    她似乎已經好久沒有……吐過了。

    而剛剛是因為塞繆爾身上的信息素過于濃烈,她聞起來不舒服,所以才打了幾個噴嚏。

    難道真的是因為和塞繆爾待久了,所以習慣了?想到這里,蘇殷詭異的視線落在了塞繆爾身上,隨即她又猛地搖了搖頭,把這種可怕的念頭搖出了腦袋。

    “我還是想吐,你離我遠點!碧K殷不承認的話立馬就脫口而出。

    之前因為她的癥狀,塞繆爾才一直沒有碰她。蘇殷很難想象,如果自己連這個借口都沒有了……

    這時蘇殷捂著胸口,擠了擠眉頭。

    塞繆爾:“……”

    演技還可以再差點嗎?

    感覺到塞繆爾審視的目光,蘇殷的手又向下移了移,捂住了自己胃的位置,苦著臉:“難受!

    塞繆爾冷峻的臉上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

    ……

    經過了一些事情,蘇殷也真的相信了塞繆爾是喜歡自己。然而,對于這個霸道又獨裁的男人,蘇殷實在沒什么好感。

    不知道是不是受體內Alpha信息素的影響,蘇殷還是覺得乖巧懂事又聽話的小男生比較可愛。

    塞繆爾和蘇殷的擇偶條件,相去甚遠。

    當然,這些話,蘇殷是不敢和塞繆爾說的。

    偶然間提過一次,就被里里外外標記了個遍的蘇殷表示:她不想再體驗那種在床上從天亮做到天黑又做到天亮,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子。

    對此,塞繆爾倒是神清氣爽。

    事后他還不忘問蘇殷:“你之前說喜歡什么樣的男人?”

    蘇殷:“……”

    看著意猶未盡,大有她敢說錯一個字,就再來一次的男人,蘇殷沉默了。心里默念著威武不能屈,蘇殷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淚。

    蘇殷想,自己肯定是得罪了這個世界的劇情大神。

    在她是厄運的時候,等待她的是被男主消滅掉。在她脫離了劇情后,又招惹上了塞繆爾這樣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強大到變態的Alpha。

    這不科學?

    原著中的厄運,雖然打不過男主凱里威爾斯,那也是讓男主受了重傷的彪悍女人。

    訓練室里。

    再一次被塞繆爾輕松躲過了攻擊,然后摁在地上,蘇殷想,這十分不科學。

    果然這樣超出科學范疇的男人,最后是要被蟲族干掉的。不然他這樣厲害,男主該多有壓力。

    蘇殷正暗戳戳計算著距離蟲族進攻聯邦,還有多少時間。

    塞繆爾已經走到了她身邊:“在想什么?這么開心?”

    訓練過后的男人身上,帶著一層薄汗,信息素也濃郁到讓人無法忽視,蘇殷躺在地上,她突然問出來了一句話:“塞繆爾,你有沒有怕過上戰場?”

    聯邦政權覆蓋了幾十個星系,大大小小的戰爭從來沒有停歇過。雖然不似蟲族進攻那樣的種族之間的星球爭奪,人族內部的戰爭也同樣殘酷。

    所以,塞繆爾能坐到上將的位置,他的戰功,不可謂不顯赫。

    在這個毀掉一顆星球,和爆破一棟高樓同樣難度的世界里,蘇殷很想知道,塞繆爾他怕不怕死在戰場上。

    塞繆爾聞言,只是盯著蘇殷看了良久。他將手里的水遞給蘇殷,然后挨著她身邊坐了下來。

    “殷殷,你是在擔心我嗎?”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