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130章 可食用
    幾個男人聞言下意識的回頭。

    在看清簡馨兒掉下去發生的變化后,幾個男人頓時手腳掙扎起來:“這水——”

    “該死!忘記了!”這是知道內情的安德魯說出的最后一句話。

    凱里威爾斯&雷歐:“……”

    可惜騰空在湖水上方的身子,再掙扎也已經收不回去了。順便再提一句這個星球上的重力,遠超聯邦星兩倍多,幾個人在掉入湖面后,瞬間就被晶簇包裹了起來,然后沉到了湖底。

    怪獸歪著腦袋看了幾眼,尾巴在湖面上拍了拍,一副戰斗勝利的模樣。

    這時候塞繆爾也回來了,他剛好看到幾人落湖的畫面。

    塞繆爾直接就接通了星球旅游管理處的光腦,救援人員乘著飛行器,只是兩分鐘的時間就趕到了現場。救援人員不愧是常駐這個星球的人,在打撈人形晶體方面很有經驗。蘇殷只喊了一句,‘有人掉進去了!

    他們立馬從飛行器里拖出了設備,遇湖中液體不會結晶的智能機器一個猛子就扎進了湖水里,打撈、敲碎晶體一氣呵成,湖泊結出的晶體既然能被怪獸當做食物,想來也都是無害的物質。幾人困在晶體里的時間總共不超過六分鐘,除了體質稍差的女主昏迷需要醫治之外,三個男人在從晶體里出來的那一刻就活蹦亂跳的站了起來。

    塞繆爾剛才只看到有人落進了湖里,等看到敲碎的晶體中的人都是誰后,塞繆也有些疑惑。

    幾個男人驚訝的看著塞繆爾:“上將?”

    然后他們又看了蘇殷:“上將夫人?”

    雷歐想起了方才的喊聲:“方才出聲提醒的就是夫人吧?”

    塞繆爾:“怎么回事?”

    三個男人眼觀鼻,鼻觀心,都尷尬的笑了笑。最后異口同聲的回答道:“意外!

    這么丟人的事情,絕對不能說。三個男人默契的想。

    然后他們就看向了蘇殷。

    蘇殷擺手:“我什么都沒看到!

    聞言男人們同時出了一口氣,對蘇殷投去了善意的目光。

    蘇殷挑了挑眉:都懂,都懂。

    塞繆爾看著眉來眼去的幾個人,銳利的眸子危險的瞇了起來。然而還沒等他再追問什么,一旁被忽視良久的怪獸,終于耐不住寂寞發作了。

    尾巴一甩,就直向凱里威爾斯三人揮了過去。在怪獸看來,招惹它的這些人掉進了湖里,變成了可以食用的‘脆漿裹肉’,這是很讓怪獸開心的事情,可是轉眼,食物就被人撈了出來——又敲碎了皮,露出了里面惱人的餡?

    怪獸表示,還得再下一次鍋。

    麻煩。

    該星球的救援人員也是一臉的茫然,顯然它們很熟悉這個湖泊,可是湖泊里的怪獸,幾個人救援人員一致擺手:肯定是外來物種!

    不知道凱里威爾斯幾人是對湖水有了心理陰影,還是經過剛才被晶體凍住的事件,他們身體機能有些下降?總之,幾人對上怪獸的狀態,完全不似方才他們在女主面前炫耀時的輕松。

    不過三個實力不俗的Alpha加一起,戰斗力還是很強悍的,只是一會的功夫,就將怪獸逼得狂躁了。

    這時怪獸身上挨了安德魯的一道離子攻擊,怒極的嘶吼出聲,它低頭就潛入了湖里,再浮出湖面的時候,竟然口吐湖中的液體,出口遇物便是尖銳的冰晶。一時間漫天的液體從天而降,落地就是比冰雹大上不知道多少倍的冰晶,很有分量,被砸住的人都疼的捂住了腦袋。

    蘇殷早就先一步被塞繆爾護在了懷里。

    垂死掙扎的怪獸,還是很有殺傷力的,碩大的身子轟然落在岸上,大嘴張著就沖向了蘇殷和塞繆爾的方向。

    蘇殷一把推開塞繆爾,自己閃到了一邊。她有些驚訝的說道:“這東西不是吃素嗎?”為什么一副要把她和塞繆爾吞下去的樣子?

    塞繆爾被蘇殷推開,還是朝著怪獸血盆大口方向推的。心塞又懷疑人生的上將大人,幽怨的看著蘇殷,覺得有點生無可戀。

    蘇殷只是危急情況下無意識的動作,可在她退到安全距離之后,然后她就看到塞繆爾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呆呆的任由怪獸去啃的模樣。

    蘇殷:……

    發生了什么?

    塞繆爾這是覺得怪獸長得好看?所以想近距離接觸一下?

    眼看著怪獸就到了塞繆爾的腦袋上。蘇殷身體的動作比她的思緒還要快一步,瞬息間她就到了塞繆爾的身邊,將男人扯進懷里,一個靈活的后仰,怪獸咬空,蘇殷的腳也踹在了怪獸的長臉上。

    蘇殷皺眉:“你不要命了?”

    被抱入懷里,霎時間春暖花開的塞繆爾,委屈道:“……你推我!

    被怪獸的嘶吼聲,震得有些耳背的蘇殷:“啥?你說什么?”

    不等塞繆爾訴說委屈,蘇殷就將人從懷中丟了下去。

    塞繆爾:“……”

    怪獸再次撲來,蘇殷順手從腰上摸出來了一把貼身的冷兵刃,迎著怪獸的門面就刺了過去。蘇殷的招式并不花哨,狠厲而致命,對于習慣了粒子、光子武器的聯邦人來說,這種貼身的肉搏有種奇異的美感,尤其是動作由蘇殷使出來的時候,一動一式都帶著一種古韻,在場的所有人不由的想到了一個詞:優雅。

    瑩藍色的背景之下,純白的湖水岸邊,黑衣黑發的少女和怪獸,似是將人們帶入了一個古老神秘的世界中。

    直到最后蘇殷將怪獸放倒,很不優雅的喊了一聲:“啊——這是什么鬼東西?”

    這時眾人才回過神來,如夢初醒一般,看著站在怪獸身上,踩了一腳不知名液體的女人。

    塞繆爾看到躲到一旁去跺腳的小女人,唇邊不自覺的漾開了一抹笑容。

    ……

    關于怪獸的問題,在場的救援人員,口徑一致:“上將,我們也不知道這生命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興許是游客不小心帶來的,這事肯定和星球管理處無關……”

    這樣推脫責任的說辭,在蘇殷看來,委實沒什么可信度。

    且不說,這怪獸一看就是極其適應這處環境的。就算是外來游客不小心帶來的生命,產生了變異。而星球旅游管理處的人疏忽,治理不嚴的罪名,肯定是推卸不掉的。

    這時的塞繆爾一針見血:“我的飛船被吃掉了!

    救援人員:……

    “RT-579型飛船!比姞柪潇o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