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174章 前世碎片
    顧瀾唇邊噙著笑意,又將蘇殷的腦袋轉了過來:“看他們做什么?”

    “人都不見了!碧K殷指著屏幕,語氣里帶上了些慌張道:“萬一他們闖進來?那些異能者不好對付……”一群人能從畫面里消失,蘇殷想象到的一種可能就是男主他們發現監控,所以有意避開了。

    這種可能的后果就是南宮耀他們一行人已經察覺到了顧瀾的監視。

    而她和顧瀾的異能沒有攻擊性,對上男主和男配的聯手,根本就沒有勝算。雖然顧瀾很厲害,之前遇上南宮耀的時候也沒有吃過虧,可南宮耀到底是男主,蘇殷不敢冒險。

    且不說顧瀾上次就和南宮耀結下了不小的仇,就憑林嫣在這里一條,男主不會善罷甘休的。再加上男主上輩子和顧瀾的仇怨,想想就知道顧瀾落在南宮耀手里會是什么下場。

    蘇殷的心咯噔了一下。

    不!

    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對了!林嫣!

    可以用林嫣做人質!

    蘇殷這邊思緒正在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狂奔著,顧瀾卻察覺到了她的走神,他低頭用嘴唇輕觸上了她的額頭:“不用擔心。殷殷不相信我嗎?”

    蘇殷被顧瀾的聲音喚回了魂,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被偷親了一口。只見她開心的說道:“哥,我們用林嫣做人質吧!這樣就算他們人打上來了也不怕。反正那幾個男人肯定會顧及林嫣死活的,到時候我們……”

    面前的小女人沒有一丁點驚訝。顧瀾看著蘇殷亮起來的神色,突然有點挫敗。似乎他親了蘇殷這件事,還沒有那群突然消失的人有存在感。

    林嫣?林嫣是誰?

    哦,那個有空間卻沒有異能的奇怪女人。

    被莫名其妙的人奪去了注意力。顧瀾頓時感覺心頭涌上一陣醋意,他正色道:“殷殷,看著我!

    蘇殷拿開了顧瀾放在她臉上的手:“不要鬧?我在說正事……唔……”

    正事兩個字直接被男人堵在了唇齒間。蘇殷懵了,她瞪大了眼睛看著顧瀾。

    “還不專心?”顧瀾出聲。

    顧瀾的一只手掌捧著蘇殷的臉,一只手向下攬到了蘇殷的腰上,直接上前一步,就將人禁錮在了他和操作臺之間。蘇殷本能的向后仰去,可她身后就是操作臺,不能后退。顧瀾俯身更貼近了她,這樣的姿勢讓兩人嚴實得貼合在了一起,沒有半點縫隙。就在這時,突如其來的吻又落在了蘇殷的唇上,輾轉研磨……

    蘇殷詢問似的看向了顧瀾。

    到底發生了什么?這是什么狀況?

    蘇殷傻乎乎的模樣,成功取悅了男人。顧瀾喉嚨間溢出了一聲輕笑,逐漸加深了這個吻……然后他順手關掉了蘇殷身后的監控畫面。

    至于南宮耀等人的去處,蘇殷已經沒有多余的腦袋去想了。

    她要推開顧瀾,可是手卻在聽到他一句話的時候,驀地停了下來。氣息交纏間,顧瀾溫柔的眸子里映出了蘇殷的身影,他說:“殷殷,你相不相信有前世?”

    蘇殷怔了一下。

    “你肯定想不到我愛了你多久……”顧瀾嘆息,然后他的吻從蘇殷的唇上落到臉頰、額間又一路向下,帶著憐惜的一寸一寸,最后又落回到了蘇殷的唇間,重重地咬了上去。蘇殷痛的回神,顧瀾趁勢長驅直入,汲取著她口中的香甜。

    他想讓她整個人都染上他的氣息。

    就如他所說的,他愛了她太久。

    真的好久,久到已經數不清過了多少前世?而她總是這副懵懂的樣子,每一世的重新開始,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耐心。

    又有多少世只有他一個人孤獨的從生到死,走遍了世上的每個角落,都尋不到她的蹤跡……

    顧瀾確實很生氣。他氣她被不相干的人奪去了注意力。他更想問蘇殷一句:為什么不記得他?

    為什么?

    為什么只有他一個人有記憶?她……到底愛不愛他?

    積蓄多年的情愫這一刻爆發,顧瀾知道無論答案如何,他都不會放開她了。

    炙熱的氣息蔓延在兩人之間,蘇殷從最初的茫然,到觸到顧瀾眸子里的悲傷,她的心尖痛了一下。不知道何時眼前蒙上了一層朦朧的水汽,酸酸的,澀澀的,蘇殷突然覺得這樣的顧瀾,很讓她心疼……

    心疼?

    蘇殷抬手撫上了顧瀾的眉眼,心里說不清是什么感覺。她想:她似乎舍不得拒絕這個男人……

    想到這里,蘇殷不自覺的開口道:“顧瀾,我好像挺喜歡你的!

    空氣中有一瞬間的凝滯,時間都好像停止了一樣。顧瀾的腦袋里不停的回放著這句話:我好像挺喜歡你的。

    喜歡你。

    喜歡。

    顧瀾回過神來,緊緊地將蘇殷抱入了懷里。他的身子細細顫抖著,像是激動,又像是只有把她狠狠的勒進骨頭里,才能證明她這句話的真實。蘇殷感受著顧瀾身上的體溫,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悸動襲上了蘇殷的心頭,熟悉的感覺蔓延開來。

    熟悉。

    蘇殷不相信有前世,可顧瀾——她想,她應該在哪里見過?

    上個世界?還是上上個世界?

    “瀾?”一個名字出現在了舌尖。

    蘇殷咂摸了一下,有什么東西在她的腦袋里一閃而過,她努力去抓,卻什么也抓不到……

    “你叫我……瀾?”顧瀾呢喃著。有些顫抖的聲音響在蘇殷的耳邊,蘇殷一抬頭,就對上了顧瀾深邃的眼睛。像是暴雨驟然落進了一汪幽深的潭水之中,漾起大片的漣漪,又像是猛然掀起的狂風吹皺了無痕的水面,只留下滔天的情愫,狠狠地撞在了蘇殷的心上。

    “?瀾?”蘇殷疑惑,“怎么了?”

    蘇殷的反應似是給顧瀾潑了一盆冷水。他沉靜下來,良久,他才低頭在蘇殷的臉頰上啄了一下:“我喜歡這個名字……殷殷,我做過很多個夢……”

    “什么夢?”

    顧瀾抱著蘇殷坐在椅子上,娓娓道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他并沒有說是前世的記憶,只說是夢境。因為對于他來說,確實和夢境一樣,一世又一世的記憶,如鏡花水月,摸不到,也找不到他存在過的任何痕跡。

    唯有蘇殷,他苦苦追尋的人兒,是不變的。不管輪回了多少世,他都記得……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