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188章 小仙女
    “我想喝魚湯!迸餍÷暤恼f出了自己的目的。

    蒙:“……”

    眾人:“……”

    站在河邊的蘇殷認同的點頭,她表示非常能理解女主此刻的心情。其實她也想喝魚湯。

    蘇殷以為生病的人都有些矯情。

    尤其是面對河下部落伙食的時候,烤得黑乎乎的肉塊,除了又苦又澀就只剩下腥味的煮肉。一連吃上兩個多月,女主生病了想換換口味也很正常。

    不過這條河里的魚,可不是好抓的。

    云含桃在河水里站了這么久,居然還安然無恙?蘇殷四下看了看,周圍茂密的水生植物擋住了大半的視線,距離河岸邊的淺灘里也一片安靜,除了淤泥什么都看不到。

    鱷魚呢?

    水里那些長著尖牙半米多長的食人魚呢?

    上次蘇殷還遠遠的看到,一頭高大的野牛被拖進水里,轉眼就被啃噬干凈,成了一副空空的帶著血色的骨架。

    而女主還能在水里抓魚……

    蘇殷有些羨慕嫉妒的望著天,惆悵了一下。

    女主光環神馬的,她也好想要。

    蒙的臉色變了,他壓低了聲音喊道:“含桃!上來!”

    知道河水里危險的族人們,一個個都噤了聲,現在誰也不敢大聲說話,因為他們不知道哪里的聲音就會驚動了水里的東西。

    這條河位于部落的后方,遙遙隔開了部落和森林的一側,也隔開了森林里的兇猛野獸,算是河下部落的天然屏障。

    平日里部落的勇士們出去狩獵,幾十人結伴才敢趟過這條河。

    就算是這樣,也還是會有喪命的危險。

    所以除了冬季河水冰封的時候,族人們都是繞路過河的。他們寧愿多走上幾里路。

    女主似乎并不想聽蒙的話,顯然昨天祭神儀式上的事情,被一群原始人呵斥指責,女主的心里還憋著一口氣。

    蒙竟然為了不存在的神兇她!

    這群迷信的野人!

    他根本就不喜歡她!那些討好她的男人也都一樣!愚昧無知!她不想和這些野人交流。

    還有那個裝神弄鬼的祭司。

    也不是什么好人!

    被女主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蘇殷頓時心生警惕:下毒的事情被女主發現了?

    “含桃,聽話?焐蟻,河里危險!”蒙焦急道。如果不是怕下河的動靜太大,會驚動了河里的怪物,他早就沖過去把女主拉上來了。

    然而女主只是賭氣的一轉身:“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為什么要聽你的話?難道你們這里的神連抓魚都不允許嗎?”

    蒙被云含桃的話噎住。

    女主也沒開心太久。

    “啊——”一聲劃破天際的尖叫聲響起,蘇殷下意識的捂住了眼睛。

    一條食人魚終于嗅到了肉味,游到女主身邊,張開鋒利的牙齒,向著女主的小腿咬了下去。女主的尖叫,瞬間打破了河岸的安靜。

    女主站的那片河水里也暈開了一團血色。

    所幸部落里的人來了不少,在食人魚嗅到血氣一哄而上之前,一群人眼疾手快的將女主拽了上來。

    咬住女主就不撒口的食人魚也被拖拽上來了一條……

    那魚上岸后掙扎著亂蹦亂跳,然后就被石頭砸得暈死了過去,瞪著圓圓的魚眼,不甘的擺了兩下尾巴,松了口。

    同樣瞪大了眼睛的還有女主。

    等她反應過來,腿上的傷口正在汩汩的冒著血。

    對于這些被野獸咬傷如家常便飯的原始人來說,女主的傷口不值一提。他們處理外傷的手法嫻熟,很快就給女主止了血。

    最后蒙在女主的傷口上糊上一團嚼碎的草藥,直接抱著女主回了部落。

    其他喜歡女主的男人,也都跟了上去。

    在所有人離開后,蘇殷蹲在河岸邊,盯著地上的食人魚看了半晌,最后她用手指頭戳了戳地上的食人魚。

    突然一個笑容燦爛的臉,出現在了蘇殷的面前:“這多刺的怪物不好吃!

    “嗯,我知道!碧K殷淡定的起身,視線沒有任何留戀的就離開了那條魚。

    她只是看看它死了沒有。

    沒有要吃的意思。

    這時塬把腦袋湊了過來,小聲道:“我都知道了!

    蘇殷動作一頓。

    男人臉上掛著神秘兮兮的笑容。

    蘇殷神色如常的看向了男人,問:“你知道什么了?”

    “知道祭喜歡吃肉!祭出去打獵的時候,我都看到了!

    男人保證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哦!碧K殷淡淡的應了一聲。

    “祭你都不擔心嗎?”男人奇怪。

    蘇殷回頭:“為什么要擔心?”

    “擔心我把你吃肉的事情告訴大家!”為了表示對神的崇敬,每個部落的祭司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存在。

    平日里的食物也是水果,植物。

    肉在這些原始人看來,代表著人界的污濁,代表著鮮血和爭斗。祭司身為神使,距離神最近的人,自然是不能碰的。

    蘇殷雖然不能理解原始社會這種關于神的崇拜。但吃一口肉,就再也不能當小仙女什么的。

    不,不是小仙女,是吃一口肉就不能再當祭司。

    顯然這個規矩很不人道。

    簡直是殘酷。

    “你都說了不會告訴別人!比欢,此刻被揭穿的蘇殷很冷靜。

    面前的男人個子高大,黝黑的臉上帶著些傻氣,他撓了撓腦袋,嘿嘿地笑了兩聲。

    對于蘇殷的信任,他心都飄了起來:“我一定保守秘密!”

    蘇殷想得則是:東西她都吃下肚子了,又沒有證據。

    就算這男人宣揚出去,她死不承認,別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樣。

    “雖然祭的武器很厲害,可祭一個人出去打獵還是太危險了。祭以后不要去了,我可以把我的肉分給你!

    在部落里能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吃飽,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所以就算祭的身份特殊,塬還是很有擔當的挺了挺胸膛:“我能殺死最肥壯的野獸,祭不用吃這種多刺的怪物!”

    蘇殷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原始人性子淳樸,蘇殷不懷疑他話的真實性。

    “其實烤魚挺好吃的!碧K殷見周圍沒人,她說道。

    塬意外看到了蘇殷的笑容。

    他想:祭真好看,簡直比最美的花還好看。

    部落里的男人都覺得蒙帶回來的女人好看,可是塬卻覺得那女人比不上祭。

    塬有限的語言表達,讓他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來。他只知道,祭每次祭神的時候,他都移不開眼睛。

    高高的祭臺上,祭身穿白色的祭司袍子,圣潔而尊貴。

    如果蘇殷知道塬內心的想法,她大概會說一句:這大概就是氣質吧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