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194章 天條是什么鬼
    想到這里,蘇殷一邊竭力忽略著腦袋上溫熱的手掌,一邊與有榮焉的挺直了脊背:“神盡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幫你的!”

    于是蘇殷禮尚往來的抬手擼了擼神頭頂的黑發——

    果然手感很好。

    但由于身高的差距,伸著胳膊有點累,蘇殷的動作并沒有持續太久。

    其實蘇殷早就將神劃入了自己的陣營,此刻看到神欲言又止,蘇殷自動腦補出了讓神為難的事情。蘇殷第一想到的,就是信仰的問題。

    “你能做到!鄙裾f。

    一股被需要的責任感油然而生,蘇殷拍了拍胸脯,豪氣非常。然后神接下來的一句話,就讓蘇殷所有的豪氣瞬間碎成了渣渣。

    “嫁與我!鄙裼玫目隙ㄕZ氣,就像他剛才說的那樣。

    這件事蘇殷可以做到。

    本來想著成為神最信任的祭司,將神的存在論在原始社會發揚光大的蘇殷:“……”

    “做我的妻!鄙駥W⒌捻饴湓谔K殷的身上,他緩聲說道。

    蘇殷:“……”她確實沒有聽錯。

    事實上蘇殷做好了抱緊神金大腿的準備,可如今在她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神就把他自己遞了過來。

    蘇殷表示:她還是有點慌。

    “請問在神界,‘妻’這個字,還有沒有其他別的意思?”蘇殷鎮定的問。

    畢竟蘇殷不熟悉神界的文化,所以她不確定神說的妻,到底是不是妻的意思?又或者神只是想讓她做祭司,而祭司的發音剛好與妻相同?

    如果誤會那就尷尬了,還是問清楚的好。

    “沒有配偶之外的意思!睘榱吮苊馓K殷亂想,神直白地說出了他的目的:“我在向你求親!

    然后蘇殷就亂想了。

    蘇殷:“神……還能娶親嗎?”

    神:“可以!

    蘇殷:“會不會觸犯天條?”

    神:“不會!

    蘇殷:“哦,可我覺得我們不太合適!

    神:“……”

    蘇殷沉默了片刻,她打量的視線在神身上逡巡了幾圈,搖頭道:“你長得太好看了,我不喜歡長得好看的!

    沒想到最后還是被拒絕的神:“……”男人扶額,他記得上個世界的時候這丫頭說什么來著?她說,只要他長得好看,就會喜歡上他。

    現在蘇殷卻說:“長得好看的沒有安全感!

    “安全感?”神平靜的語調里隱隱透著些危險的味道。他感覺他所有的脾氣,都消磨在了這丫頭的手中,偏偏他又無可奈何。

    蘇殷點頭:“是啊。和你待在一起我會很有壓力!

    和神談戀愛,這已經不是一般的門不當戶不對之間的問題了,而是構成物質不同,生命本質區別,她會吃喝拉撒,神只需要眨個眼就天地變色,這是來自于力量等級懸殊間的壓力。

    神聽到她的話,輕笑了一聲,指尖順著蘇殷發梢輕柔的放下。同時在蘇殷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視線無焦距的落在了遠處,男人的薄唇輕抿,垂下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也遮掩下了他心頭的情緒。

    “無妨,我不會嫌棄你!

    “我覺得神還是再考慮一下,終身大事不能太草率了。況且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甚至還不知道神的名字,當然名字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并不了解……”

    “瀾!鄙裾f道:“我的名字!

    “哦。我叫蘇殷!碧K殷下意識的回應。

    空氣有一瞬間的沉默。

    良久之后,蘇殷屢好思路,她重新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雖然不知道神為什么會突然有這樣的念頭,但神你是如此的高貴,就連我用眼睛直視神的容顏,都是對神的褻瀆,都會讓我心生惶恐,我恐懼自己放肆的目光會玷污了神圣潔的身軀……這件事我不能答應神,我會被這世間的萬物嫉妒至死的……”

    蘇殷搖著頭,將對神的虔誠演了個十足。

    沒有在這丫頭身上看出半分惶恐的瀾低頭緩緩勾起了唇角,他說道:“其實相較于嫁給神,拒絕神的示愛后果會更嚴重!

    一句話道破真相。

    蘇殷糾結的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無法反駁怎么辦?

    “我只是個凡人,活不了幾十年的,神要是娶了我,等我死了之后,神還要守幾千年幾萬年的活寡,這樣對神來說太不公平了!碧K殷一臉真誠的道。

    “守活寡?”神念出這三個字。

    “只是形容祠,不要介意!

    “嗯!鄙駪艘宦,“不介意!

    瀾轉過身背對著蘇殷走回了案前,蘇殷注視著男人的背影,見他神色如常,并沒有生氣的樣子,看來是真心沒有介意,蘇殷長舒了一口氣。

    突然神轉身問了一句:“殷殷喜歡什么樣的婚禮儀式?”

    蘇殷愣在了原地,她對上神的目光:“我沒同——”她話還沒說完,就被神打斷了。

    “婚服喜歡什么樣式?”神又問。

    “我說我沒有同意成婚!”

    “就定在下月好了,留些時間準備!

    “你有沒有聽到我說什么?”蘇殷抓狂。

    這時神終于給了她回應:“有聽到!

    “我不同意成婚!

    神聞言金色的眸光有一瞬間的凝滯,等他看向蘇殷的時候又很快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嗯!

    “就一個字?”蘇殷睜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瀾,她不可思議的語氣都有些變了調子:“嗯?”

    神點頭。

    男人那圣潔高貴的面容上,擺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四目相對,蘇殷竟然詭異的和神的思路到了一根弦上——

    神的面部表情很簡潔,只有一句話:抗議收到,抗議無效。

    蘇殷抬頭望天,入目是圣光照耀的神殿,然后身旁的男人還在心情很好的一下一下地摸著她的頭頂。

    被順毛的蘇殷此刻已經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我是誰?我在哪?身邊這尊大神他想干什么?呃……氣氛有點尷尬。如果我現在一巴掌把大神的手揮開,會不會惹惱了大神,然后消失在這世界上……

    直到“咕!钡穆曇繇懫。

    兩人一起低頭看向了蘇殷的肚子。

    蘇殷望向瀾:“餓了,有沒有吃的東西?”

    然后蘇殷就飽食了一頓大餐,在原始社會生活了幾個月的蘇殷有些熱淚盈眶,還有些感動。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