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213章 智慧
    直覺,蘇殷說不上來,但她就是相信。

    高高在上的神祗,光明、尊貴,他的身上集合了世間所有美好詞匯,他的光芒澤被萬物,不吝嗇任何生命……

    蘇殷的評價很客觀。她不愿意把那些狹隘的揣測,放到神的身上。蘇殷說,神應是光明的才對。

    當然,新歡的事情暫且擱置不提。

    蘇殷的一番解釋,族人們心安了不少。

    但其實蘇殷說這些話的時候,她是有些心虛的。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那個神座上的男人,并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風光霽月?

    或許,應該更小心眼?

    更腹黑?

    蘇殷:……嗯,直覺。

    ……

    河下部落的族人,他們備下了更豐厚的祭品,重新搭建起了祭臺。

    祭臺,不僅是祭祀的地點,也能體現一個部落的實力。幾年前的河下部落和現在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他們籌備搭建的祭臺,更加高大。

    巨大的石料,被部落里強壯的勇士們,用圓柱形的粗壯樹木在下面滾動,數十根結實的藤蔓一起拉動,終于從背陰的山脈里拖了出來——

    對神的虔誠,讓他們不畏懼苦累。

    信仰,在這個簡單的社會,散發著神秘的色彩。

    ……

    因為有前車之鑒,對于更高大的祭臺,蘇殷是拒絕的。反正最后站在祭臺上的不是你們,摔也是摔她一個是吧?

    祭臺高度的事情,蘇殷幾次與族人商議,未果。

    包括老族長在內的族人都認為:只有祭臺足夠高,離神更近,他們的祭品才能第一個被神享用。

    蘇殷聞言:“……”呵,天真。你們真心認為神會在乎那兩米的高度?

    雖然神不在乎祭臺的高度,但曾經從祭臺上跳下,并且扭了腳的蘇殷,她很在乎。

    最終定下的祭臺高度是:兩人。

    一人,以部落中最高的勇士為模板,蘇殷初步估計有兩米二。兩人大約等于4米多。

    蘇殷在腦袋里換算了一下:四米……足夠她摔斷腿了……

    祭臺搭建期間,蘇殷去看了幾次。

    她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看著祭臺漸漸落成,一級一級石階高高壘起,層層而上,占據了部落中央的整個廣場。

    祭臺如同被四周臺階拱起一般,眾星捧月,高聳而立。上面鋪著平整、巨大的青灰色石頭,被打磨的光滑透亮。

    正中間的位置上,一座半成品的石像靜靜矗立,依稀可以辨認出神的衣飾紋路——

    如此巨大的工程?

    再想起之前簡陋,只用幾塊粗糙石頭撐起來的祭臺。呃,寒酸的沒眼看。

    蘇殷:“……”兩者相差這么大,確定是同一個世界的產物?

    “祭大人喜歡嗎?”走過來的漢子,沾沾自喜的問道。

    “嗯,讓人驚訝!碧K殷的夸贊沒有水分。

    除非是人為破壞,否則就算整個部落消失了,再過個萬八千年,河下部落作為某個原始文明遺跡的發掘現場,這工程也足夠讓考古專家震撼了。

    還有,她再不用擔心祭臺塌掉了……

    巖傻傻的笑了:“嘿嘿,還是神殿給了我靈感!

    說到神殿,沒有人比巖的感觸更深了。由于親眼見了神殿的出現,巍峨、美麗、神圣,神殿的每一個細節,都讓巖驚嘆不已。

    彼時工匠這一概念尚沒有形成,但它所代表的意義,已經深深烙印在了巖的腦海里。

    他想要建成這樣美麗的房子!

    蘇殷驚訝了:“你做的?”她還以為是神女來著。祭臺超前的思路,讓蘇殷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云含桃。

    她沒想到會是巖?

    巖侃侃而談著他建造祭臺的心路歷程,最終構想,以及他未來有一天也要建成一座神殿等等。

    這個時代的人并不缺智慧,他們缺的是一點運氣,站在前人肩膀上的運氣。只是一點思路,從無到有,他們所呈現出來的東西,真的會讓人贊嘆。

    他們不是不聰明。因為社會生存條件的限制,他們創造出了一些并不高明的東西,所以人們就會認為他們沒有智慧。

    他們穿獸皮,他們打獵。

    和其他文明社會相比,這樣的生活原始而愚昧?伤麄冇檬,硝制獸皮,搭起帳篷,又何嘗不是一種創造呢?

    智慧其實并沒有差別,只不過是社會環境不一樣。

    ……

    因為雨季到來,祭臺的建造工作暫停,狩獵活動也進入了緩慢期。

    連綿十幾日的雨水后,這日難得晴天。部落里的勇士們已經不耐煩的磨刀霍霍,然后大步跨出了部落。

    尚未完工的祭臺前,是一些上了年紀的族人,他們精雕細作著祭臺最后的修飾。

    女人們忙著田地里的勞作。

    蘇殷則在神殿前,擺了石桌,教導族中的孩子們識別草藥,順便給因為連日來陰雨有些發霉的草藥曬曬太陽。

    突然——

    轟隆巨大的聲響打破了部落的寧靜!

    地面搖晃了!

    蘇殷沒有站穩,身子被晃的一傾,差點坐在剛整理好的草藥中間,還好她行動夠快伸手扶住了石桌。

    “什么動靜?”蘇殷抬頭。

    然后她看到一只身軀龐大的活物,迎面奔了過來,踩倒了一路的樹木!

    巨大足有二十米的身子,腳印落下,地面顫抖,長長的脖頸上血盆大口,呼嘯而下,帶起了一陣血腥的風——

    蘇殷:“……這是什么玩意?”一時沒注意爆了粗口。

    蘇殷看著那比她胳膊環抱住還要粗的純天然古樹,再看看那巨大的家伙,絲毫不受阻擋,踩一棵倒一棵的輕松模樣。

    蘇殷穩住身子,嘴角有些抽搐,她自問自答道:“怪獸吧?”

    是怪獸吧?!

    雖然蘇殷知道原始社會里有一些她不認識的物種,但是——原始種田文一轉眼變成了怪獸掙扎現場什么……

    蘇殷覺得心里陰影面積有點大。

    然而給她思考的時間并沒有太多。眼看著,那怪獸就向著她所在的部落狂奔過來,飛樹走石,所過之處,皆是狼藉。

    如果蘇殷細看的話,她還會看到,那怪獸并不是毫無目的的亂撞,在它追逐的前方,還有個人形。

    不過鑒于此人和怪獸的體型太過懸殊,蘇殷一時間并沒有注意到。

    其實這也很正常,就像你正走在街上,一輛火車直面向你沖了過來,你還有心情去注意,到底是誰把火車開到了街上嗎?

    誠然,大街上并沒有軌道。

    誰開的火車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跑!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