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310章 為什么要同情
    向蘇殷求抱抱的天鵝,被龍大佬當眾處決了。

    蘇殷最后被龍大佬抱著,完成了婚禮儀式,被無數雙眼睛看著,蘇殷滿臉的鎮定。

    她想一蹦一跳著出場確實不好看,還是抱著吧。

    艾爾米婭沒有參加婚禮,當時親眼看到勇士殺了一只可憐的天鵝,她很生氣,眼眶紅著紅著就哭了。

    “我討厭你們!”艾爾米婭喊出這句話后,轉身跑到城堡外面尋找天鵝王子的尸體去了。

    直到婚禮結束,艾爾米婭才裹著一身風雪出現在舞會上。

    她捧著一個被摔到變形的籠子,站在所有賓客面前,大聲說道:“兇手!你們是兇手!”

    滿堂賓客皆驚,談笑聲、酒杯相碰的動作一瞬間靜止。

    整個宴會廳的人,齊齊抬頭看向艾爾米婭公主。同時,演奏著歡快舞曲的音樂家,陡然破了一個音節,然后又很和諧的轉換成輕柔的曲子,絕不喧賓奪主的背景音,給艾爾米婭公主留出主場位置。

    彼時蘇殷端著一小塊蛋糕,剛吃了一口,聞言,差點噎在嗓子里。

    艾爾米婭手中的籠子里,空空如也,沒有看到一具天鵝尸體。不知道是不是摔得太難看,被女主就地掩埋了。

    “你們殺了它!卑瑺柮讒I面色悲傷,她指著楚瀾說,“是你殘忍地把它從高處摔下,那么高的距離,它被困在籠子里,根本不可能飛起來,你是殺死天鵝的兇手!”

    艾爾米婭咬著嘴唇,眼淚汪汪的控訴著,然后她又指向蘇殷:“還有艾菲雅姐姐,你們是一起的!”

    她要為天鵝王子討回公道。

    賓客們回過神來,目光怪異的盯著艾爾米婭手上的籠子,“……天鵝!

    嚇他們一跳,他們還以為發生了兇殺案,原來是一只天鵝。前一刻緊張的氣氛,消失無蹤,舞會上的音樂再一次變得悠揚。

    對于洛斐爾王國的貴族們,天鵝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玩意兒,在平民百姓的餐桌上亦十分常見,所以賓客的反應,就和廚師殺了一只雞鴨沒什么兩樣。

    但艾爾米婭就不同了。

    她喊道:“它不是一只普通的天鵝,它是王子!它是被邪惡女巫詛咒的天鵝王子!”

    這時會場又靜了一靜。

    直到有人噗嗤笑出聲,問:“天鵝王子?是新的天鵝品種嗎?”

    “沒聽說過!

    “應該是來自遙遠的國家吧?”

    艾爾米婭解釋說:“他不是真正的天鵝,他只是一位可憐的王子,因為中了女巫的詛咒,他才會變成天鵝!

    眾人:“……”詛咒,王子?

    “王子他飛了很遠的路,來到我們的國家,只要解除他身上的詛咒,他就可以重新變成人了!

    賓客們發出驚訝的聲音。

    宴會廳里的音樂換成了歡快而神秘的調子,一曲流暢的天鵝湖從音樂家的指下流瀉而出。

    充滿神奇的故事,襯著優美的曲子,一群小朋友好奇的睜大了眼睛,他們問:“艾爾米婭殿下,那后來呢?發生了什么?”

    “天鵝有沒有變成王子?”

    “要怎么解除詛咒!”

    “天鵝真的會說話嗎?”

    與小朋友的關注點不同,其他賓客最多的還是將眼神放到了蘇殷和楚瀾身上。

    他們記得剛剛艾爾米婭殿下說,天鵝被殺了?而且兇手是勇士和艾菲雅殿下?

    這時候,艾爾米婭也說到傷心處,她隱忍著眼眶里的淚水,“艾菲雅姐姐,你為什么不肯救他?他只需要你一個擁抱就可以解除詛咒,他已經那么可憐了,艾菲雅姐姐怎么可以這樣冷血!”

    “他可憐是他的事情,我為什么要救他?”

    蘇殷扔下這一句話后,賓客都愣住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艾菲雅公主沒有艾爾米婭公主善良,但是此情此景之下,艾菲雅殿下你真的不辯解兩句嗎?

    這樣理直氣壯的說出來,再美麗的公主,都會讓人覺得討厭吧?

    不少人腦海里轉過這樣的心思,可等他們抬頭看到坐在座椅上的艾菲雅公主——艾菲雅公主身子微微前傾,新娘樣式的發髻挽起,頭上墜著珍珠鑲嵌的小巧王冠,將她毫不遮掩的容貌露了出來,張揚嬌艷的臉龐璀璨如星辰一般奪目,就連世間最美的玫瑰都比不上她的顏色。

    好吧,美麗如艾菲雅殿下,一點都讓人討厭不起來。

    蘇殷這樣囂張,親眼目睹了天鵝王子悲劇的艾爾米婭徹底崩潰了,她指責著蘇殷沒有同情心,然后跑到老國王身邊哭去了。

    老國王知道他的小女兒善良,艾爾米婭一哭,他的心就軟了,所以老國王看向勇士的眼神中帶上了不贊同。

    蘇殷側身擋住老國王的目光,她直視著老國王身邊的艾爾米婭,緩聲開口道:“艾爾米婭,我為什么要去同情一只來路不明的天鵝?”

    “而且,你又怎么證明它說的是真的呢?它說它是王子,它便是王子嗎?難道你沒有想過,萬一這只天鵝它自己就是邪惡巫師,他偽裝成單純無害的天鵝,誘騙我們,然后要對我們國家做出不利的事情,你也要相信它嗎?”

    “天鵝不是壞人,我相信它!

    “就算天鵝是無辜的,它真的中了詛咒,如果以后還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老鼠、青蛙、毒蛇都來找我說,它們是王子,要我抱一抱它們……”

    “我肯定不會同意!碧K殷說著,她笑了笑,“可若是艾爾米婭看不下去,也相信它們、可憐它們的話,我會給它們指路,讓它們去找艾爾米婭的!

    蘇殷惡劣的笑容,不禁讓人聯想到老鼠青蛙毒蛇排著隊出現在艾爾米婭殿下房間里的畫面。

    艾爾米婭的哭聲更大了。

    艾爾米婭抽抽噎噎的說:“你在狡辯,你就是不想救天鵝王子!

    “是的,不想救!碧K殷歪了歪腦袋,她特別嫌棄的說,“一只天鵝也想娶本公主,它是異想天開嗎?”

    眾人:“。!”啥?還有新情況?

    所以是因為這只天鵝想娶艾菲雅殿下,然后才遭了勇士毒手的嗎?

    再看看冷著臉的勇士大人,眾人默契的咽了咽口水。真相總是來得讓人猝不及防,但又合情合理。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