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吃過了
    蘇殷不知道他有什么可自豪的。

    是因為他一個人的肉能供得起兩家店的銷售量?還是餡餅品質不錯,人們在店門口排起長隊?

    所以驕傲了?

    蘇殷斜瞟著碎尸鬼,她以為這兩者皆仰仗兇手的刀工,能將人肉切得稀碎混入牛肉后,以假亂真,再加上廚子的手藝優秀,和他的肉沒有什么直接關系。

    只是不知碎尸鬼生前體重多少,摻了他肉的餡餅和牛肉湯又賣了多久?

    一邊余生吐得天昏地暗,就差把嗓子摳出來了,碎尸鬼陰惻惻地,不斷提醒女主說:“你吃過了,你吃過了……”

    惡意昭昭。

    xx記餡餅是附近的網紅小店,不足十平方的門面,只賣餡餅,店中的牛肉餡餅更是以皮酥肉滿而聞名,每天都有很多人等在窗口前排隊。

    餡餅出一鍋賣一鍋,緊俏的很。

    蘇殷記得這家店,她也曾經去買過。

    不過那一次,因為等候的人多,楚大佬在一旁站得無聊,便去售賣的窗口前張望了幾眼,然后他回來和蘇殷說:看到一只蟑螂從砧板上爬過,被揉面師傅的搟面杖拍死了。

    并且拍死之后,師傅用手擼了擼,又繼續搟餡餅了。

    楚大佬說完,周圍立刻靜了一靜。

    緊湊地隊伍中間,轉眼就空了幾人,然后一傳十、十傳二十……整隊人都散了。

    蘇殷懷疑他是不是著急回家打游戲才故意說的。

    面對楚大佬平靜的表情,以及“你愿意吃就買”的包容語氣,蘇殷搖頭拒絕,之后再沒有光顧過這家店。

    蘇殷不曾在這條街上喝過牛肉湯,也就選擇性忽略了碎尸鬼口中,他的肉不止做了餡餅,還被煮成牛肉湯販賣的事實。

    膽汁混合著粘稠的胃液嘔出,余生口中苦澀,她早已經吐不出什么了。

    碎尸鬼臉頰和耳后還殘存著一些肉,眼珠被煮的發白,從眼眶里凸了出來,他詭異地笑著,上下頜骨咧開,咔嚓、咔嚓地發出磨合的聲響,十分滲人。

    他一瞬不瞬地盯著蘇殷。

    人工湖邊的空氣潮濕冰冷,在這偏僻的位置,壞掉的路燈都沒來得及維修,只有不遠處店面的燈光照過來,凄凄弱弱,更顯陰森可怖。

    突然間,碎尸鬼似乎確認了什么,他收斂笑容,朝蘇殷說:“朋友,先來后到!

    “什么?”蘇殷疑惑的看著這鬼。

    碎尸鬼咬了咬牙,“只能分你一只胳膊!

    蘇殷扭頭看向身邊的楚瀾,她眨了眨眼睛,大致明白了碎尸鬼的意思。

    感情是楚大佬沒有藏住身份,鬼氣側漏,碎尸鬼被震撼到,準備獻上女主,來討大佬歡心了。

    惡鬼吃人的事情蘇殷知道。

    但是想象楚大佬拿著一只胳膊啃的模樣?蘇殷又覺得萬分幻滅。

    她挑剔的眼光落在女主身上,不滿意的皺眉——不,她不允許女主出現在自家男人的食譜上!

    就算啃也是啃她的胳膊!

    擼起羽絨服的袖子,露出手腕,蘇殷捏了捏,手感不錯,想來口感也不會差。還是奶香型沐浴露洗出來的!女主哪里比得上?!

    這里蘇殷占有欲空前旺盛,頭腦一熱,就思考準備以身喂楚大佬了,她卻不知道,令碎尸鬼畏懼且準備分出一只胳膊的對象是她自己。

    事實上,蘇殷不止一次被誤會成鬼。

    鬼以陰氣論強弱,如蘇殷這般周身陰氣沖天,黑成一團看不出本來面目的,足以當得一方鬼王了。然而這并不成立,因為蘇殷還活著,非鬼,又如何成鬼王?

    不過,蘇殷不知道這些,她也不清楚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同。在她的觀點里,鬼應該是楚大佬這樣的。

    活人和鬼很容易分辨出來,只是對于剛死沒多久的新鬼,見識不多,乍一看到蘇殷的氣息,就嚇到了。

    直把碎尸鬼嚇得連退幾步。

    “你……要做什么?打架嗎?別以為你陰氣盛,就能怎樣?大家都是鬼,我不怕你的,頂多分一半,不能再多!笨吹教K殷擼起袖子,碎尸鬼作出了妥協。

    “一半?”蘇殷瞇了瞇眼睛,楚大佬在旁邊老神在在。

    這碎尸鬼的話,蘇殷聽起來,簡直和慫恿瀾開葷沒什么兩樣。

    看碎尸鬼對女主垂涎三尺的樣子,就知道鬼對女主的肉多么沒抵抗力了?他自己一個鬼吃不夠,還想分給瀾?

    萬一好好吃怎么辦?!若是瀾真想嘗一口怎么辦?

    蘇殷刀子似的眼神落在碎尸鬼身上。

    “啊啊!你不會想獨吞吧?”碎尸鬼抓狂了。

    “獨吞你妹!”蘇殷冰冷地呵呵,再沒有給碎尸鬼誘惑楚大佬的機會,直接發飆,將書包往楚瀾懷里一扔,“你休想!”

    她這三個字不知是對碎尸鬼說,還是對楚大佬,但拒絕的意思是一樣的。

    說完,她暴躁地抬起腳,踹得碎尸鬼一翻,碎肉骨頭嘩啦啦散了一地,頭顱滾動著,穿過人工湖護欄,咚地一聲落在了冰面上,破開細薄的冰層,轉眼沉了下去……

    碎尸鬼來不及尖叫,一堆尸體零件蹦跳地追著他的頭過去,撲通撲通扎進湖水里。

    蘇殷看到還有軟趴趴的一段腸子不小心掛在了護欄上,她抽出兩張濕巾,包裹住腸子捏起來,甩手扔進了人工湖。

    “不準吃那個聽到沒有!”蘇殷隨手一指女主和楚瀾確認道。

    意會到蘇殷腦回路的楚大佬:“……”

    余生這時終于看清楚了來人,原先四號樓考場里的恐懼一起襲來,再聽到兩人又說起吃她的問題,余生兩眼一翻便暈了過去。

    很顯然,在余生看來,蘇殷和楚瀾是比鬼還要恐怖的存在。她暈得也是輕車熟路。

    有意見地瞧了一眼,蘇殷沒想到這世界的女主居然這樣嬌弱。

    楚瀾走過來揉了揉她的腦袋,不欲解釋碎尸鬼造成的誤會,但有些真相卻值得一提:“殷殷,你剛剛救了女主!

    蘇殷愣了,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抽搐,她遲疑了片刻,說:“……要不把她也丟湖里?”

    楚瀾:“有監控!

    “砸了吧!碧K殷說著,簡單分工道:“你去砸攝像頭,我把女主丟湖里!比缓笏哌^去拽起女主就往湖里拖。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