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四百三十章 債務關系
    “你怎么這么固執?過幾天都會干枯死掉的,現在砍了有什么不好?”蘇殷仰臉問他。

    </p>

    楚家主:“不好!

    </p>

    蘇殷嘆口氣。

    </p>

    她給視頻點了暫停,翻過手機扣在一旁后,邁出巡視地盤的步伐,緩步踱到落地窗前。

    </p>

    望著高大銀杏樹從墻外露過來的枝杈,以及那綴滿的金黃葉子,不滿的搖搖了頭。

    </p>

    蘇殷煞有介事的開口道:“不瞞你說,我觀她快成精了,搞不好哪天會突然說話,你不怕嗎?而且——”

    </p>

    楚家主怔怔地瞧了蘇殷良久。

    </p>

    不知是因為聽到家里銀杏樹即將成精而震驚?還是因為有一棵樹精說另一棵樹精會嚇到他,所以表情有些一言難盡。

    </p>

    “她是女的,枝干一直朝院內探頭探腦,大概是看上你了!碧K殷繼續說。

    </p>

    楚家主的鎮定沒變。

    </p>

    蘇殷本意提醒,讓楚大佬潔身自好,離那居心不良的樹遠一點。

    </p>

    絲毫不覺她在楚家主眼中,也是探頭探腦的樹之一。

    </p>

    似乎有了她一個樹精在前,楚家主便對樹精都保持了一種寬容態度,他只問:“銀杏樹長什么相貌,會和你相同嗎?”

    </p>

    “為什么和我相同?”蘇殷下意識動作,摸了摸自己的臉。

    </p>

    接著她目光從恍然,漸漸頓悟,“你覺得我好看,喜歡我?所以你才陷害我?”

    </p>

    前者過渡到后者的邏輯跳躍,但對于自己做了什么心理有數的楚家主,瞬間意會了。

    </p>

    他沒有否認。故意夸大案情,把賠償數額提高到她還不起的程度,這算陷害,也算約束。

    </p>

    足夠坐牢的債務關系,比任何包養合同都安全穩定。

    </p>

    他承認喜歡她。

    </p>

    明確感覺到楚大佬喜歡的著重點十分膚淺,全都在她的相貌上。并且,在她提到銀杏樹將要成精后,楚大佬的視線幾次停在了窗外。

    </p>

    明顯對銀杏樹的化形,非常期待。

    </p>

    與楚大佬的相認必然會是一場持久戰。蘇殷深知。

    </p>

    膚淺就膚淺吧,外表是愛情的起點,楚大佬也是俗人。既然他覺得她好看……

    </p>

    蘇殷湊過去,踮起腳尖,故意將臉放大到楚瀾面前,語氣輕柔:“你覺得我很漂亮?”

    </p>

    五官放大,美到極致的沖擊,驀然而至,一絲瑕疵也無的神作,在此刻楚瀾眼中盛放的淋漓盡致。

    </p>

    他的回應近乎本能:“嗯!

    </p>

    “那熟悉嗎?有沒有感覺我們好像上輩子見過?”蘇殷循循善誘。

    </p>

    楚瀾順著她的話去回想,得出誠實的答案,說:“沒有!

    </p>

    前世之事太過縹緲,他卻毫不猶豫,否定得干脆。

    </p>

    無熟悉感,只有濃濃的恰當感。無論前世今生,世間最美的事物,就該長成如她一般。

    </p>

    他若是見過,理應記得。

    </p>

    談話破裂。蘇殷速度變臉,忽地退開幾步,到了他夠不到的距離,兇巴巴、氣鼓鼓地炸了毛。

    </p>

    “別想了,你再也見不到和我長得一樣的了。銀杏樹精不可能,女主不可能,其他人更不可能,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會遇到和我相同的人!”蘇殷詛咒道。

    </p>

    心里想著,回頭她就把時間域那群復制品,全部騙出來,一個個給她們換了臉!頭發絲都不讓楚瀾看到!

    </p>

    說完,霸氣扭頭走開,可蘇殷還覺不解氣,她重新折返回來。

    </p>

    用力一把拽住楚瀾的領帶,迫使他低頭,一邊握住他的右手,放到自己左臉上。

    </p>

    她努力給楚大佬洗腦,“捏一捏,記住,這不是法術變的,我本來就長這樣,純天然的,上世界這樣,無論多少個世界我都長這樣,你是個成熟的大佬了,要學會自己用眼睛看,腦子壞掉了也要透過現象看本質。其他妖精變得再像也是假的,要靠感覺,你體會一下手感……萬一哪天遇到和我相似的,一定要仔細辨認,你要是敢把別人當成我……”

    </p>

    別樣新奇的觸感停留在指尖,楚家主見蘇殷分明氣得跳腳了,還過來耐著性子威脅他一頓,諄諄叮囑,眉目擔憂。

    </p>

    楚瀾受到了一絲蠱惑,當真捏了捏她的臉。

    </p>

    手感非常好,細膩的,自帶一股花香,仿佛盛夏雨落,打落一地姹紫,雨水的冰涼稀釋了梧桐的濃郁,只余下清香裊裊,甜香襲人。

    </p>

    蘇殷生氣的點莫名其妙,楚瀾大約猜到她是把他認成了某人。

    </p>

    某人還可能是她的心上人。

    </p>

    但這感覺并不討厭,楚瀾也不想解釋,他甚至覺得,有趣。

    </p>

    不同于蘇殷外表帶來的驚艷,停留在視覺上,越和她相處,他對她的關注越多。

    </p>

    她的聰明機敏,她的可愛和張牙舞爪,都讓他耳目一新。

    </p>

    所以楚瀾故意問她:“把別人當成你如何?”

    </p>

    “我就吃了你。知道了嗎?”蘇殷想好了后果。

    </p>

    “樹精吃人?”

    </p>

    “當然,妖精都吃人,沒看見我滿嘴獠牙嗎?”蘇殷心情糟糕,回復的漫不經心。

    </p>

    她呲了呲嘴,一口小白牙,萌得喜人。

    </p>

    楚家主:“……”

    </p>

    蘇殷大概也意識到不成,遂正色道:“算了,你們弱小的人類,怎么知道妖精的強大?我就算不用嘴,用樹根也能吸光你的血,讓你變成干尸、肥料!

    </p>

    第一次當樹精,蘇殷后知后覺,樹是用根吃飯的。

    </p>

    “好吧!背抑髅銖娊邮芰诉@個設定。

    </p>

    問她要不要來點化肥營養液之類,如需要,可以和管家說一聲。

    </p>

    蘇殷瞪了一眼楚瀾,回歸最初話題:“砍了銀杏樹,否則讓你變干尸!”

    </p>

    她前面說銀杏樹要成精,并非假話。

    </p>

    人有人言,樹有樹語。院門前那棵銀杏樹斷斷續續,用陶醉的語氣贊美楚大佬一整天了。

    </p>

    蘇殷不想忍。

    </p>

    楚家主不理會她,出門了。

    </p>

    當車開到院門外的時候,有一片銀杏樹葉飄忽忽落到了車窗上,楚家主鬼使神差的抬頭看去,腦海里響起蘇殷的話:她看上你了,看上你了……

    </p>

    車離開沒多久,楚宅的管家接到一個電話。

    </p>

    下午。來了一群工人吭哧吭哧把門口的銀杏樹帶根刨起,裝車運走了。

    </p>

    不說路人疑惑,那么大棵樹去哪了?

    </p>

    消息傳開,上層世家圈子一臉懵逼,集體聚頭討論:楚家門口的標志性樹沒了,下次尋路去楚家的難度又上升了。

    </p>

    當然,這不是重點。他們只想問,樹移走的含義是什么?

    </p>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