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腹黑專寵:快穿女配有點萌 > 第四百四十章 老夫老妻
    仿佛這世界就是楚大佬的一個美夢,夢之所及,盡是他所想所愿,好像整個世界都在聽他的。

    </p>

    蘇殷無從下手。

    </p>

    有一句話是怎樣說來著,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蘇殷也喚不醒堅持把失憶進行到底的楚大佬。

    </p>

    正好今日,男主也在。蘇殷想問楚大佬要個準話:“瀾,你看這月亮,它像不像我們上個世界一起看過的月亮?”

    </p>

    楚瀾:“……”

    </p>

    “想不起來嗎?你再仔仔細細、努力地回想!碧K殷起身,惆悵道,“只有我一人記得的世界,好孤單啊!

    </p>

    楚瀾不說謊,他回答的干脆,“想不到!

    </p>

    唐天臨兩邊懵逼,“仙女?你、你是楚家主?”

    </p>

    “別抗拒,你要發自內心接受!碧K殷循循善誘。以楚大佬現今的能力,萬千世界再加上永恒界,怕是沒有能阻止他的存在,他是否愿意去想,占很大一部分。

    </p>

    楚瀾察覺到她心緒起伏很大,像是壓抑許久的事情,今夜終于找到突破口,她預備清賬了。

    </p>

    有些事情憋夠了,確實會崩潰。尤其剛剛她老家被燒,又徹夜不眠的情況下。

    </p>

    楚瀾為蘇殷此刻的異常找了充足的理由。

    </p>

    他不想在這時候,和她談論這個橫亙在他們之間老舊已久的問題,至少不當著唐天臨,所以楚瀾說,有事情回家再談。

    </p>

    而楚瀾不知,蘇殷的發作根本不需要理由,也和她老家被燒沒半點關系。

    </p>

    純粹是因為感情到了,正巧還有男主這么一個可利用的道具在身邊,時機恰當罷了。

    </p>

    走近幾步,蘇殷仰頭看楚瀾,她臉上擺著明顯的疑惑,熟悉的氣息,熟悉的楚大佬,怎么就這么違和呢?

    </p>

    他們一起經歷過很多世界,從他們彼此不識,卻總能相互吸引,到后續多少個世界里一眼辨認出對方。兩個靈魂上對應著缺口,只有他們相遇了,才契合完整,終合為一體。他的溫度,他的心跳,全都告訴她,這是她的瀾……

    </p>

    不管不顧,蘇殷雙手環抱住楚瀾,臉埋在他的胸膛蹭了蹭。

    </p>

    僵硬地接住了蘇殷的投懷送抱,楚瀾耳朵可見的一紅。

    </p>

    唐天臨:“!”仙女做什么?!

    </p>

    蘇殷喃喃道:“分明就是你啊,為什么你總是讓我懷疑找錯人了呢?腰圍尺寸沒錯,觸感也對……”余下的話,她隱沒在唇齒間。

    </p>

    占夠了便宜,利落地伸手推遠了楚大佬。完全不留戀懷抱,活像是啃完就抹抹嘴跑了的感情騙子。

    </p>

    蘇殷盯著他,“真得想不起來?努力想了也沒效果?”

    </p>

    楚瀾揉了揉因為疲憊微微發昏的腦袋,“我們先回家!

    </p>

    “不了!碧K殷失望,搖頭看他,“我知道,送上門來的仙女,沒有獲得的過程,你就不懂珍惜。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拋棄你,去開始新的生活了!

    </p>

    “……別鬧,太晚了,回去睡覺!背䴙懞醚韵鄤,對疑似情緒失常的蘇殷,表現出極大的縱容。

    </p>

    “你走吧,以后我的人生沒你!

    </p>

    “有他?”楚瀾涼涼地看了一眼唐天臨。

    </p>

    被點名的唐天臨立馬精神,舉手附和:“我可以!”

    </p>

    仙女以后的人生他承包了!

    </p>

    突兀地,楚瀾停頓了一下,他意會到了蘇殷的威脅,確認道:“若我想不起和你前世的故事來,你便打算和他開始新生活?”

    </p>

    蘇殷故意沉默,任由楚瀾腦補。絕世唐門?fo

    </p>

    經驗之談,所有矛盾都是因為不解釋產生的。話說得太明白,反而沒有誤會。

    </p>

    她是不會解釋的!

    </p>

    不逼一逼楚大佬,他就不把她當回事,真以為她天天同他說他失憶的事情是開玩笑嗎?

    </p>

    一旁唐天臨躍躍欲試,“前世?什么前世?我真得可以!”

    </p>

    “你不可以!背䴙懸谎苑駴Q。緊接,他對蘇殷說:“唐氏快破產了,他家沒有那么大的院子養你!

    </p>

    唐天臨震驚,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向楚家主。

    </p>

    啥?他家為啥破產?什么時候破產了?

    </p>

    楚家主面色如常,只管通報結果,不負責解答緣由。

    </p>

    罪魁禍首蘇殷更是沒有半點心虛,她堅持把戲演到底,“在你眼中我是這樣的貪圖富貴嗎?一個大院子就能誘惑到?”

    </p>

    “你不是。我把無名山買下來送你怎么樣?”楚瀾波瀾不驚的問。

    </p>

    蘇殷愣。骸拔乙鍪裁?”燒的光禿禿了,拍風景照都難看。

    </p>

    “你想要哪座山?”楚瀾擺出一副名山大川任她挑的樣子。儼然把大山當成了院子送。

    </p>

    這已經不是炫富炫權了,如果蘇殷真是一棵原裝樹,但凡對扎根的土地質量有點要求,肯定被誘惑到了。

    </p>

    唐天臨待在一邊,腦海里循環著“楚家主買山送仙女”的勁爆新聞。

    </p>

    c國的山都可以私人買賣了嗎?!

    </p>

    關于這個問題,楚家主表示:他買什么都可以。

    </p>

    為了哄回蘇殷,楚瀾開出優厚條件,蘇殷的心情卻沉下來,她承認自己突然矯情了。

    </p>

    看得越清楚,心中比較的天平便越傾斜。

    </p>

    她問自己:若是以前的楚瀾在這里,遇到相似情況,會把感情當做生意談嗎?

    </p>

    答案是否定的。哪怕彼此心知肚明,她在無理取鬧。

    </p>

    心中無愛,方可有目的的拋出價碼;沒有愛,才足夠冷靜;不愛她,才能關注事件本身,而非關心她因何為此。

    </p>

    “瀾,你愛我嗎?”這時,蘇殷鄭重的問道。問完了自己,她想聽他親口說。

    </p>

    楚瀾怔了一下,“你想我怎樣回答?”

    </p>

    “愛你如何?不愛又如何?”他凝視蘇殷,深邃的眸光里隱約流動的世界力量,洶涌磅礴,一時間竟讓蘇殷定在原地。

    </p>

    萬物寂靜無聲,蘇殷聽他嘆了一口氣。

    </p>

    “愛不愛你,你都可以隨時抽身離開這里,追問這些有意思嗎?”輕輕地,他話音落下,不悲不喜,也不似在意。

    </p>

    蘇殷瞬間聽懂了。

    </p>

    還有他這幽怨的語氣才是幾個意思。

    </p>

    難道她不屬于這個世界,他是第一天知道嗎?所以他就因為這個理由,把她排除在可以談情說愛的范圍之外了?

    </p>

    說得好像他就只存在這一個世界,和她在一起有今生沒來世似的!

    </p>

    呸,呸,他們有很多個來世!都老夫老妻的關系了,蘇殷第一次知道,楚大佬是真會玩……

    </p>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