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晚安,總裁大人 > 第1702章:不作不死1.0
    “在做這件事之前,我想還是需要過問一下您的意見!

    龍老不動聲色接過,沉默看起來。

    周圍氣壓卻越來越低,站在旁邊的勤務人員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龍老這幅動怒模樣了,如同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夜,叫人通體生涼。

    “這些都是真的?”

    龍老臉上每個溝壑都透著嚴肅。

    林寒星笑而不語,背后代表的含義卻已不言而喻。

    “混賬東西!”

    龍老將手中文件猛地拍到桌上,連帶著面前茶杯都跟著一跳,足可見力道之大。

    “我的人現在正與龍希兒在警局對峙,這些是我手上談判的底牌,如何選擇,我交給外公你!

    這光鮮亮麗的蘋果,早就已經從芯兒里腐爛。

    洋樓內一片死寂。

    “做你想做的!

    ………………

    警局內依舊是雙方對峙。

    龍清如的律師已經趕到這里,精英模樣打扮,滿臉倨傲,作為京中最知名律所律師,久負盛名的他很明顯并不將這案子放在眼里。

    “龍女士,您放心,我一定給希兒小姐討一個公道!”

    律師的口氣很大,聽在燕北驍耳中卻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梁遇然更是理都沒理對方。

    倒是龍希兒死死盯著姜喜寶。

    她可沒忘記這賤人對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那王律師,交給你了!

    龍清如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將事情往最嚴重處理。

    “小姑娘,根據刑·法第245條與第275條規定,你今日的行為足以稱得上是非法侵入住宅罪與故意損壞財物罪,更何況你還傷到了龍小姐,希望你能夠清楚意識到自己行為所帶來的嚴重后果!”

    王律師端起精英氣勢,那雙眼高傲的掃過姜喜寶。

    不過一眼,卻差點沒把他氣笑。

    只見那小胖丫頭根本就沒聽自己在說什么,單手落在桌邊不知在想什么事,倒是她身旁站著的那個面容冷峻氣場不凡的男人,眼神一直落在自己臉上。

    視線冷的刺骨。

    “那龍希兒雇人行兇這賬怎么算?”

    畢竟也是混過場子的,如同帶刺玫瑰,白溪一句挑破律師的避重就輕。

    “你有什么證據說明龍小姐雇人行兇?”

    律師向上推了推眼鏡,志在必得。

    來之前他自然已經打點過了,畢竟這些年龍希兒招惹的事情不少,處理起來他也早已經是輕車熟路,心境影響態度,王律師的表情明顯并不將眼前這些人放在眼里。

    “我這里卻有你們私闖民宅的監控錄像!

    聽到這話,龍希兒當即就是一聲冷笑,她就不相信有這些東西還整不死她,這里可是京城,她還就不相信林小九一個初來乍到的能有什么手段!

    “那依你看,這件事怎么解決?”

    燕北驍邊撫摸著懷中小香豬,邊陰陽怪氣的看著那個律師,語帶嘲諷。

    “龍小姐,你覺得呢?”

    王律師側頭看向龍希兒。

    “想要我不追究,可以,但是我要林小九跪到我面前來跟我道歉!”

    龍希兒惡狠狠的說,只差沒將小人得志寫在臉上。

    “你做夢!”

    因為梁遇然而神游太虛的姜喜寶在聽到‘林小九’三個字時猛地清醒過來,手上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原本被她握在手中的桌角就這樣被她生生捏斷在掌心里。

    “……”

    “……”

    “……”

    王律師&警員:還沒來得及看監控的他們終于知道別墅里為什么會變成那樣了!

    姜喜寶氣不過的將手中桌角朝龍希兒方向扔去!

    “威脅!這算不算是威脅!”

    王律師不忘手指室內監控,還要拉警員來為自己作證。

    一片大亂。

    龍清如摟著龍希兒,咬牙切齒看著對面那幫人,今天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頭都要大了,心里卻寄望于能夠借著這件事情來牽制住林小九,可以換取解決衛時那件事。

    “誰說要我跪下來道歉的?”

    一道清冷女音突然響起在這嘈亂環境里,如同將時間都摁下了暫停鍵,所有人回頭看向聲音來處,姜喜寶本來怒氣滿滿的白糯米團臉上瞬間綻開了笑容。

    只見林寒星伴著一位大約六十多歲模樣的長者走進警局,很多人在看到長者的瞬間表情一愣,尤其是王律師,臉色當即就變了。

    “岑老師,您怎么來了?”

    王律師苦著臉迎上去,哪怕現如今已是京中最知名律師之一,但眼前這位大佬到他依舊不敢惹。

    可他怎么來了?

    答案當然是被人請來的。

    而這個人還是雷梟。

    林寒星是在半路上接到的雷梟電話,等到接上長者這才耽誤了些時間,不過也因為梁遇然在這里,她絲毫不覺得喜寶會受什么委屈。

    被叫做岑老師的長者滿頭鶴發,一雙眼睛卻極有精神。

    他的視線落在王律師身上,后者心里打鼓一樣的忐忑。

    “岑、岑老師……”

    剛才還態度高傲的王律師陪著笑臉,眼前這位可是京中法律界的泰斗人物,算起來就連雷家四少雷爵都還曾經上過他的課,這位長者的地位在國內可想而知。

    只是自從退休之后,這位便婉拒了所有上面的安排,除非是校慶或者牽扯國際上的疑難案例之外,再難出山,更是鮮少過問其他事,今日……

    這到底是怎么了?

    “嗯!

    聽對方叫自己一聲老師,岑老表情波瀾未起,不過一眼,叫王律師心里壓力就更大了,這種感覺可當真是被碾壓級別的壓制。

    王律師訕笑點頭。

    上過這位課的學生現如今遍布全球各大律所,可謂是桃李滿天下,不論這位長者出現在這里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從心理上來說,王律師就已經處于了劣勢。

    “岑老?”

    龍清如也被對方的出現弄了個措手不及,過去她曾經在參加重要場合時與岑老有過幾面之緣,對于今日他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卻令龍清如整個人莫名的不安了起來。

    “您是爸爸請來的?”

    除了龍老外,龍清如實在想不通還有誰能幫林寒星請動這尊大佛,而最令她擔心的是,如果只是因為這么一點小事,又如何值得驚動岑老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