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 第303章 沒羞沒躁的蹭飯生活(二)
    這句話挺治愈的。

    于休休有被他安慰到,可是想了想,隨即又有些納悶。

    “你怎么認出我的?”

    霍仲南:……

    他有點想笑。

    但如果現在笑出來,晚上別說站山頭了,山腰都攀不到。

    “我看你,不用眼睛!彼槐菊浀仨谛菪,見她睜大雙眼,一副天真求答案的樣子,淡淡說:“我用心!

    說罷,他給她一個“自行領會”的表情,拖著她的手,過馬路,走到車邊。

    一彎腰,他像變魔術似的,從里面拿出一個冰淇淋。

    “加辣的!

    “哇!”于休休整個人興奮起來。

    加了辣椒的冰淇淋,是已經走上邪路的冰淇淋。

    可是于休休愛吃的呀。

    霍仲南買的這家,她尤其喜愛,上次繞老遠都去買了一只。就因為他家辣得過癮,辣得正宗。

    “我不叫你大魔王了!

    于休休坐上車,愉快地拆包裝盒。

    霍仲南笑著看她一眼,坐在她旁邊,把紙巾準備好,沉聲叫司機小程。

    “開車!

    于休休吃著冰淇淋,一路跟他叨叨個不停。

    一直到下車的時候她才發現,車里放了個車載小冰箱。

    小冰箱里頭,還存放了幾只不同口味的。

    她恍忽想起來,那家店離公司是有些遠的。

    為了給她“運送物資”,老霍真的有心了。

    于休休舔了舔被辣和冰刺激得麻木的舌頭,輕輕圈住他的腰,額頭蹭在他的胸口,像只受到寵愛的小動物,聲音低低的。

    “不叫你大魔王了。那就叫冰淇淋魔王好吧?”

    霍仲南:……

    要不是姑娘聲音軟軟,身子嬌嬌,他實在不敢接受這個“愛稱”。

    “走吧;丶!

    把她家當家,他說得可自然了。

    于休休偷瞄他一眼,唇角微微掀起,沒吭聲,偷著樂。

    ……

    苗芮沒去打牌,在家逗貓。

    于休休進門就聽到苗鏟屎官在和皮蛋說話,那語氣軟得呀,就像她小時候聽到的“媽媽的愛”一樣。

    “我都嫉妒了。我媽有了皮蛋,快沒女兒了!

    于休休嘖聲,邊換鞋邊吐槽。

    “我給你講啊,以前我們家的地位順序是——我媽,我,我爸,我弟,F在變成了,皮蛋,我媽,我,我爸,我弟……”

    霍仲南從褲兜里抽出手,蹲下.身,幫她脫鞋,

    “我寵你!

    于休休怔住,想縮腳。

    他穩穩抓住她,待那只小腳從鞋里解放出來,他瞅著喜愛,又低頭吻了下。

    “我們家,你永遠第一!

    于休休傻傻地站住,看他,忘了說話。

    ……

    六點多鐘,于家洲回來了。

    渣弟一到家,看到家里多了個姐夫,歡喜得手舞足蹈。

    “媽,姐,從此以后,我的英雄,我的皮膚,我的游戲點卡,我的手辦,我的球鞋,我的……生活費,是不是都有著落了?”

    苗芮嗔怪:“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

    “窮!”于家洲朝霍仲南友好地一笑,“阿南哥你別怪,咱家我最窮,從小受欺負?嗨锱荽蟮暮⒆,沒啥見識,不容易,你多疼疼我!

    看他往霍仲南身邊湊,為了那點小恩小惠,極盡馬屁之能,于休休哭笑不得。

    “于家洲,你是不是皮癢,又想挨打了?”

    于家洲委屈地眨個眼,扭頭看霍仲南。

    “……看到了沒,這母老虎,也就阿南哥你人好,積德行善,敢收回去養著,為民除害。我太佩服你了!

    “你命沒了!”

    于休休握著拳頭去打他。

    于家洲拔腿就跑,于休休尖叫著追上去,他就轉著霍仲南轉圈。

    姊弟倆像倆小孩兒似的,你追我趕,打打鬧鬧,感情很好。

    霍仲南眉梢微揚,看著這副畫面,視線定格。

    一個人長大,他從沒體會過這樣的感受,也不懂得怎么去相處。

    于家洲跑累了,挨著霍仲南坐下,喘著氣受了于休休一拳,掏手機拍了張她張牙舞爪的照片,直接發朋友圈,親戚朋友可見。

    “我渣姐這體力,簡直絕了。她要讀警校,我拿什么第一?”

    于休休并不知道他發了什么,也跑得有些累了。

    她抹了抹額頭的汗,得意地瞥了渣弟一眼,去冰箱拿出儲備的冰淇淋,走回來坐在霍仲南的另一邊,吃得津津有味。

    于家洲瞄她一眼,直接就瘋叫起來。

    “吃冰淇淋居然沒有我的?我再也不是暴發戶家最受寵的小兒子了。阿南哥,你把我領回去吧!”

    霍仲南看著他笑。

    “冰箱還有!

    “O那個K,還是你最好!

    他放開腳丫子去拿,生怕于休休阻止。

    “我的,我的!不許拿!庇谛菪葑鲃莺饍缮ぷ,高高興興地吃起來。

    看她在家像個孩子似的,霍仲南挑了下眉。

    “你工作時,也這樣?”

    “那可不?”于休休隨口說完,噎了噎,嘆口氣,舔舔嘴唇,“我是說,那可不是這樣的,這樣能管得住誰?”

    她把冰淇淋遞給霍仲南拿著,站到他面前,清清嗓子,換了個動作和表情,一副冰山美女總裁的造型,頭發一撩,飛他一眼。

    “看到沒有?這才是工作中的我!

    霍仲南失笑,拉她坐下,又把冰淇淋遞回去。

    “繆延告訴你了嗎!

    “嗯?”于休休腦子沒轉過來,“什么?”

    “桑林村那幾個人!

    “沒有啊!庇谛菪蒹@嘆地睜大眼睛,“你又有消息了?”

    “嗯!

    “喂,你快告訴我!”

    她冰淇淋都不吃了,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霍仲南像個喂完小貓,等待福利的樣子,垂著眼,“該怎么叫我?”

    “哥哥!”于休休開始很小聲,看他挑挑眉,馬上又撒嬌般挽住他,“哎呀,哥哥,快說嘛!

    霍仲南滿意了。

    可是在說事之前,笑意明顯收斂。

    “他們有罪!

    一錘定音。

    于休休心弦震動。

    想到了桑林村的項目還有那幾個人詭秘的相處。

    “什么罪?”

    “定罪是法院的事!被糁倌峡此谎,“目前我知道的是,他們和受害人和嫌疑人都有過接觸,在非自愿的情況下,目睹了受害人死亡的過程!

    “天啦!”

    于休休不敢想象。

    “那他們知道受害人,就是熊文鋒嗎?”

    霍仲南搖頭,“具體細節等警方披露!

    ……

    這個案子不僅于休休在猜,也上了社會新聞。

    流量為王的時代,這種能揪住人們好奇心的案子是媒體感興趣的話題。

    一開始,是退役運動員趙玉琪的車禍,引發了關注。

    趙玉琪多年前,小有名氣,退役后才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原本一個車禍的報道,被媒體深扒后,搞出一個驚天大案來。

    網絡是非地,眾說紛紜。

    警方不得不出來公告案情。

    但是,沒有披露細節,于是,引發了更多的猜測。

    ……

    于休休很少去關注網絡新聞,在于家村水庫人里看到相關轉發時,也沒有吭聲。

    小魚公司在水庫人的心里,沒有大禹的浮城那么引人注目,所以,除了那幾個十分熟悉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于休休和這個案子當事人的關系,倒是避免了一些麻煩。

    周末轉眼就到。

    于休休早早從霍仲南那里得到“解禁令”,又提前和謝米樂商量了吃飯的地方,讓霍仲南的司機把她送了過去。

    可是,左等右等,她和謝米樂茶都喝涼了,韓惠才姍姍來遲。

    她一個人來的。

    走到桌前,悻悻的,滿臉歉意。

    “他今天可能有事。來不了了!

    可能?

    于休休咂摸出這兩個字的意思,和謝米樂交換個眼神,又看向垂頭喪氣的韓惠。

    “沒事,我們自己吃!

    韓惠抿了抿嘴,“他很少失約的,確實是有急事。今天,我請客。你們吃什么隨便點,不要客氣啊!

    越是著急去解釋,越是證明這事有內情?

    于休休是個俠肝義膽的姑娘,看不得閨蜜受委屈。

    隔著桌子,她握住韓惠的手。

    “你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和我們說清楚?”

    ……

    ------題外話------

    新的一卷開始了。

    噢噢噢~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