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天才命師 > 754 來生再見
    在江相派北黃市的中心大禮堂中,秦祥林召開了規模較小的門內兄弟會議。

    到場的人不過二十多人,是江相派內部最核心的會議。

    每一次會議都會很沉穩的坐在距離秦祥林不遠處的東叔已經再不能出現在了,他的位置被大家有意無意的空出來。

    會場很壓抑,秦祥林坐在中心位置,嘶啞著嗓子宣布決定:江相派化整為零,退出北黃市!

    這個決定也是上次會議,東叔一再的主張。

    聽到了這個決定,所有人都低著頭。大家都明白,這是江相派的一次大潰敗。

    “祖爺,我們難道就這樣走嗎?”安靜的禮堂中,侯德龍咬著牙問秦祥林,語氣不善。

    秦祥林看著侯德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微微點了點頭。

    “難道,東叔就這樣白白死在這里嗎?”侯德龍大聲質問。這是他第一次頂撞秦祥林。

    對于秦祥林,侯德龍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但這一次,侯德龍提出了質問。

    “不會!但為今之計,我們別無他法!”秦祥林說。

    “祖爺,我不服!東叔,決不能白白死在這里!”侯德龍大聲說。

    “化整為零,離開北黃市,這也是東叔臨死前的想法!”秦祥林嘆了一口氣說,其實在心中還有一段話沒有說。如今整個江相派都在這里,目標太大,根本沒有機會報仇。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東叔死的那天,秦晉平等人來得非常蹊蹺,秦祥林懷疑江相派內部有了叛徒。

    “祖爺,要走你們走,我一定要留下給東叔報仇!”侯德龍咬著牙說。

    秦祥林嘆了一口氣,“德龍,東叔的仇我一定會報,但不是現在!”

    “祖爺,你這樣做,讓我很失望!”侯德龍對著秦祥林搖頭,“皇族是強,但也是人,咱們江相派的兄弟個個舍生忘死,哪一個都不是鼠輩,大不了跟他們同歸于盡,至少死得轟轟烈烈,現在算什么?落荒而逃?抱頭鼠竄?”

    “德龍,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這也是東叔臨死前的意思,咱們是一個大家庭,當以大局為重!”秦祥林語重心長的說。

    “祖爺,或許您是對的,但我侯德龍不接受,我絕不會就這樣離開!”侯德龍說完,站了起來對著秦祥林拱了拱手,說:“祖爺,江相派各位弟兄,認識你們是我侯德龍的福氣,如果有來生,咱們在做兄弟!”

    侯德龍說完轉身就走,秦祥林安排大樹,胡兵去挽留,但侯德龍一心要走,根本攔不住。

    江相派還是決定化整為零,分批離開北黃市。

    人員散去,秦祥林一個人坐在禮堂中心。楊咪緩緩走來,坐在秦祥林的身邊,看著秦祥林滿是深沉的臉,問:“你真的要走嗎?”

    秦祥林看著楊咪微微點了點頭。楊咪卻笑了,“那可不是你的風格!”

    秦祥林不由得心中一動,暗道:“原來最懂我的人竟然是楊咪!”

    秦祥林沉默著,楊咪已經知道了答案。

    “秦晉平住在中南島中,在那里里三層,外三層都是護衛,咱們進不去!他出來的時候,身邊至少跟著四個高手,尋常人無法接近!但,秦晉平也是人,他的保鏢也是人,只要是人,他就會犯錯,只要犯錯,咱們就有機會!”楊咪說。

    這番話也是秦祥林心中所想的。江相派所有人成員化整為零全部離開北黃市,秦祥林留下。

    24歲生死大劫,留給秦祥林的時間不多了。

    逆天改命或許是存在的,流沙就是一個例子。但,即便成功,那也變成了一個怪物。

    而且以生辰八字的情況來看,流沙要命的地方在大腦,而秦祥林五行大火,奪命的極有可能是心臟。

    腦袋上能夠千刀萬刀的折騰,心臟就未必可以了。

    江相派化整為零是最好的辦法,但也是最壞的辦法。一旦江相派化整為零,隨著秦祥林生死大劫的到來,整個江相派將會再度出現混亂的局面,也將意味著東叔的大仇再不能得報。

    若秦祥林不能度過此劫,四大堂口好不容易一統,很快又將分崩離析。

    所有的一切,秦祥林都已經預見。

    然而,秦祥林終究不是神,無法遇見一切。

    吳青峰的緊急電話打了進來。

    “秦爺,出事了!”吳青峰語氣慌亂。

    “什么事兒?”秦祥林問。

    “侯德龍捆著炸彈沖進了中南島,自爆了!”吳青峰說。

    秦祥林立即意識到了不對勁,急忙對著吳青峰說:“吳爺,走,立即走!通知手下的所有兄弟用最快的時間走!”

    “秦爺,我只怕走不了了!您快走!”吳青峰說完就將手機扔了出去,對面是八個緩緩靠近的黑色制服漢子。

    吳青峰和八個人一動手,就知道這八個人絕不是等閑。

    吳青峰肋下挨了一拳,頓時被打得吐血,這一拳之重,猶如一記鐵錘。打斷了吳青峰三根肋骨,還重創了吳青峰的肝臟。

    只是這么一拳,吳青峰立即就失去了戰斗了,疼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吳青峰一聲怒吼,掙扎著站起來。這個時候,錢大山和刁德山一人一把刀,從斜刺里沖出來,大聲吼著:“感動老子們祖爺,找死!”

    然而,兩人都不是什么高手。錢大山直接被一拳打中頭部,瞬間顱內出血。刁德山被一刀捅進來心臟,轟然倒地。

    “背靠大山,門朝大河,神堂上面三炷香!”吳青峰怒吼著江相派的切口,忍著痛沖了上來。

    黑衣制服得到的是死命令,動起手來,那就一個兇狠。吳青峰就那樣被活活打死。

    與此同時,江相派其余兄弟全部遭遇截殺,都是黑衣制服,得到的全部是死命令。

    秦祥林街道電話立即給大樹打電話,此時大樹在醫院,胡兵還在醫院中住院。

    “大樹,帶上胡兵跑!馬上!”秦祥林焦急的對著大樹說。

    “好!”大樹掛斷了電話,從床上一把將胡兵背了起來,然后不要命的開始跑。

    秦祥林再給江相派其余兄弟打電話,一連七八個再沒有人接聽。

    秦祥林意識到大難臨頭了,對著楊咪說:“走!”說完就從禮堂外門沖出去。剛到門口,外面就打出來了一梭子子彈!

    此時的秦祥林和楊咪已經被困在了禮堂中,四面都是人。

    親自帶隊過來的是那個須發皆白極為厲害的老頭。

    秦祥林意識到了不對勁,拿著楊咪往里面跑。密集的子彈如同雨點一般落下。

    秦祥林和楊咪不得不趴在地上,看著子彈亂飛。

    楊咪躺在秦祥林的身邊,臉上突然帶著一絲凄慘的笑。

    “祥林,你愛過我嗎?”楊咪問。

    秦祥林一愣,猛然意識到了什么,一把拉住了楊咪,就看到了楊咪后背上滲透出來的鮮血。

    “你受傷了?”秦祥林急忙用手去捂住楊咪后背上的傷口,但哪里捂得!

    “你回答我,你愛過我嗎?”楊咪盯著秦祥林問。

    “愛!愛,我如何不愛你?”秦祥林緊緊抱住楊咪。

    楊咪頓時笑了,抓著秦祥林的說:“那你親親我吧!”

    秦祥林使勁點了點頭,吻住了楊咪的唇。

    楊咪甜甜的笑了,問秦祥林,“我死了,你會將我紋在胸口嗎?”

    “你不會死!”秦祥林斬釘截鐵的回答,“我不允許你死!”

    楊咪微微一笑,這個時候有人破門而入了。

    楊咪盯著秦祥林說,“晉無艷不值得你愛,我死了,你要在胸口紋一只貓咪!”楊咪說完,躍身而去,手中拔出來了雙槍!

    “秦祥林,來生再見了!”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